2018-09-15苗永清穿山越岭后,我望见-小夸空空

穿山越岭后,我望见-小夸空空

(我和弥勒佛)
(一)
一场意外的急性肠胃炎后,身体里有被大雨淋湿的感觉
清晨,天蒙蒙亮,我住的小区里还有一层淡淡的薄雾,在家好好洗了个头,用吹风机吹干后,背起书包准备上学。那一年,我十六岁,已经是个梦里遗精,自己会打飞机的少年了。走到学校路口早餐铺聚集的地方,点一份油饼,或是肠粉,眼睛向着周围的男女同学瞟来瞟去,感觉自己遗世而独立
路口上坡一百米处,就是我的学校
买完早餐随着上学的人流,一步一步爬坡而上。在上坡的过程中,我总会胡思乱想一些不靠谱的东西,例如今天又可以偶遇哪个漂亮女孩?又或者突然自己大脑开窍考试进全年级前十,有时看见了没交作业的任课老师经过还会避之不及,快步走开。
从高一到高三,这样的日子,每周至少三到四次。
晚上下了晚自习,我从白天的早餐铺路口出发,往右姹女九转,过一条下坡路,路经派乐汉堡,七杯茶,吾饮良品,还有一个文印店,到银狐网吧。这条路挺热闹,因为路的尽头有一个公交站,很多人从学校出来,跨着自行车回家去嗜血女妖,也有私家车停在路边,等待着,不时发出的喇叭声,叮铃叮铃。银狐网吧的门口总有游戏海报和一群穿着校服抽烟的同学,从网吧的玻璃门望去,烟雾环绕,如果刚刚考完试或者碰上提前下课的周末,我和同学一般都会进去开一张临时卡惜意绵绵,找几台联机,坐上那么一大会,游戏很迷人,七彩斑斓的,坐一大会出来,天通常已经暗了下了,我会有点着急的跑回家,像干了一件坏事一样,生怕被人发现。
最近一次离开那里,是一年前的最后几天,学校外的上坡路依旧热闹,我和一位好友在路上的一家奶茶店点了一些喝的,说的仍然是漫无边际的皮话。夜晚,到了分开的时候,各自搭了一个摩的扬长而去,路边的烧烤铺大叔依然翻动着手腕,晚回到家,心理还是莫名的怯怯不安。少年人的小情绪就是这样遗留下来,成为生命中的印记徐宏波。
时间飞快,毫不吝啬,挥霍之中,好像自己迟到了很久,门外罚站之际,仿佛能听见父亲熟悉的声音;“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干什么去了,天都这么黑了。。。。陈孝天。。”

(我和父亲)
(二)
是的,我感谢我家人对我的“慷慨”,还有朋友们给予我的善意,没有它们,就没有我的现在。这些事情,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更是心理上的角力,如今逐渐变大成人,只能感激生活里这些奇妙的相遇。
也许我为自己原来在少时的所做的很多事情感到失望吧,于是我对于长久的赖在家里感到反逆,总喜欢出去走走转转
二零一二年的暑假ca4114,传说中的灭世之年,我第一次独自背上背包,乘上去往杭州的飞机,打算去看看西湖和白堤,那个时候对于我而言,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男孩,世界对于我而言,不过是书本和地图上一些熟悉的地名,对它们的全部想象,也都绑束在冰凉的历史事件上。是那次旅行让我感到了生命的奇妙和独立李彩烨,我不用家人陪伴也可以这样的远走高飞。

在西湖边上骑了五个小时的自行车却依旧没有绕完一圈,可浑身湿透的我突然觉得杳渺的远方也是很近的,近到摸摸自己的短袖就可以碰到。不是怀化中坡山上的小龙山庄,不是河西五溪广场的人工沙滩。我在短袖湿透的过程中,看到了苏轼在西湖堤上的碑,苏小小的墓,还有另外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小卷发的我)
我想象着那个背着书包有点胆小怯怯的梦遗少年,每次用各种办法央求父母赞助够了盘缠,便在网上订好车票黄苑玲,果断的离开,一个人行走世界的样子。那些高山和海洋,那些小镇和城市,因为他的到达,变得如此盎然鲜活,仿佛一张张打开的立体贺卡,弹出各种各样的惊喜。在大昭寺里触摸到释迦摩尼的等身像,在澎湖海岸边听见铃铛的涛声,在木心晚年的故居地听巴赫的乐曲泰伯利亚之日。。。。。他说:“实在是因为沉迷上瘾,上瘾一个人短暂的去到陌生之地”

(在布达拉宫的宫墙上)
当手机相册上的照片由空白逐渐变得花花绿绿,家里积累的景点票根越来越多,对世界的认知也一点点丰满起来,从垦丁到基隆,从西藏到上海,从北海到秦皇岛,我终于也像少年时羡慕的那些旅人一样,在陌生的地点拥有了“陌生的小床”,去学着懂得喜欢别人的东西伟大的辩论家,假装分享那些幸福的滋味, 甚至也会在无数个“春风沉醉的夜晚”,矗立窗边,心理假装涌起“悲喜莫辩的心思”。
最初的旅行,眼睛和心都是贪婪的,总想看到更多没见过的景色,了解更多未知的世界,于是在有限的时间里都在赶路,没有半刻停歇。看多了山川湖泊,去够了高楼大厦。我渐渐意识到,这些并非旅行的意义。所有的城市都是相似的,甚至名山浩海也是,最后整理回忆的时候,只有人是鲜活的。我终于明白,那些看起来只是你生命里过客的人,那些只有着只言片语,轻浅交谈的人,丰满了你生命,帮助了你成长,精彩了你的记忆,它们是佛也是众生。
正如一首诗曾这样写到;“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在短暂的旅行中,它们才是最珍贵的回忆!
(环台路上)

(三)
能去到的地方很多很多,能回归的地方却只有寥寥一二。
每个人,都有书写青春的冲动,特别是奋力追寻爱情之际。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哈姆雷特,但对于我来说王婉珈,假如生命中的一切都是宿命的即成约定,那么爱情可以用偶然中的必然来淡淡诉说。。。。。
开篇,闷热的南国初春,一位上半身赤裸只穿着短裤的男子爬上学校天台,趴在栏杆上望向远方,延展开广西一个郊区郁郁青青的天空和树林紫气阁小说网。他那样专注的望着,仿佛知晓这块土地与他有着前世的羁绊。
接着镜头切至去往阳朔大巴上的男女主角:梅花与卿卿,还没有开头,便直接进入了故事的中心
两个俏皮的人微笑的时而看看对方,交谈一阵,时而看看各自手中的手机,甚至连列车入隧道时阻断他们视线的那阵黑暗都没能影响到他们韦飞燕,黑暗过后,他们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惊讶于卿卿的自然和放松,看起来如此的笃定,确认,仿佛天生下来他们俩就是恋人的。

无须怀疑他们从相遇起就相互依恋,他们的爱情像是一种默契的信任,:“我们一起去旅游好吗?其他事交给我就行”,那些美丽动人的细节逃不过我内心的眼睛,因为所有平淡无味的叙述都如同米饭一样,需要细细咀嚼才能品出香甜
最爱它们在异地之时,彼此鼓励的话语和发出的可爱表情包,那时候的烦恼,无非是无法触摸到彼此的肌肤。卿卿乐观的性格可以毫不费力的让梅花一天的忧愁随风而去,所谓分离,还可以用自得其乐的方式来淡化
最爱看梅花和卿卿运动完后,并肩沿着夜晚的校园大道上走,因为累而话少,只有十指相扣的一双手,在黄色的路灯下隐约可见。金恩荣在人生的路途上相互陪伴,好像可以永远永远这样走下去,直到尽头。
也正是那条校园大道延伸了他们的生活广度和宽度,带着他们走向成熟,走向更多的烦恼,考验他们的忍耐和包容铁头龙王。

“卿卿,遇见你真的是命运的安排呀”
“嗯?什么命运”
“就是,你选择我,我选择你”
“卿卿,还记得我们看过的《超时空同居》吗?,我们的命运,从你我相遇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紧紧相连了”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哼,要是没决定好,鬼和你去旅游啊”
身在两地,心在一起的梅花和卿卿用他们的方式相爱着,只需看梅花去看望卿卿的一幕便可体会,卿卿嗔怪到:“你来,我要上班要还家教,没时间陪你呢”,梅花笑笑地歉疚“没事苗永清,我可以在房里等你到晚上,可以送你去上班皇上我不好吃,陪你吃午饭”———如此而已
我愿意爱一个人,或者爱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充盈,且幸福
请保持爱意,如此,世界上,你会多了一个停留之处。

(四)
今天的天气突然有点凉,早起坐在书桌前已披上了外套,给卿卿发了一个消息,原来她也换上了长袖。去吃早餐的时候,看见了很多新来的同学,他们头梳的整齐,打扮的也精精神神,至少比我搭着一双拖鞋要好太多了。我心想,不能让学弟学妹看见我这个颓样,于是,速度嗦了一碗粉,便往宿舍走去,手机振动了几下,原来是卿卿发来消息说:“她迎新的时候,由于帮助到了别人,某位感恩的家长便送来了一只精美的钢笔作为了礼物”,我后来想到,原来我初一的时候也是在学校拾到一个钱包,当时钱包的主人也是送了我一支钢笔作为谢礼。一晃七八年过去了。
想到卡夫卡的一段话,:你没有必要离开房间,待在桌子旁边听音乐就行。甚至听也不必听,等着就行,甚至等也不用等,只要保持沉默等就行了,大千世界会主动走来,由你去揭开面具。戴汉龙。林贤顺。。
我们不必着急,自己终将被世界看见
现在呢?踏踏实实的生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