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8谷歌退出中国的原因斯里兰卡,快乐从未如此简单-心野有蔓草

斯里兰卡,快乐从未如此简单-心野有蔓草

“她比印度美,比马尔代夫有文化,
除了雪和沙漠,上帝给了她一切。”
这里是: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
Sri Lanka
帕西库达 Passekudah
不知从何时开始对斯里兰卡有了一种莫名的向往,或许是因为曾喝过的那一壶精致的锡兰红茶雅莱减肥饼干,或许是因为久闻其名的友好的锡兰微笑,又或许仅仅是向往在一个不大又不小,不近又不远的小岛来一次浸入式旅行。
这样一个对于中国并不热门的旅游目的地还渐渐的成为了我心中的一个符号,在高三最难熬的那段时间,她象征着考后的理想生活,给予我一些继续向前的动力不破真广。
我们终于出发来这里,在2017,高考后的那个炎炎八月。

尽管来之前就已有无尽的期待,这个地方还是给了我惊喜谷歌退出中国的原因。
如何形容呢千面王妃?或许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次旅途还会是我心目中理想之旅的标杆,可谓一见即钟情,后会必有期篮坛饿狼传说。

起飞
初到兰卡,灿烂的热带阳光照进车窗内,打在我们的脸上。车外的突突车轰鸣李剑芒,摩托也不甘示弱,孩子们打闹着穿过马路,浓浓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对窗外的人们投之以目光,他们报你以微笑,投之以镜头,或许能得到更加灿烂的笑容。在这样的小岛上,心情又怎能不好呢。
路遇岛上某大学周年校庆施陶芬贝格,见识了一把年轻人的狂野。歌唱,欢呼,呐喊,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第一站,锡吉里耶古城,兰卡的地标,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距今已有1500年历史。
对于看不懂宗教壁画的我们来说,最有趣的是那满山遍野的猴子。
在山顶找块石头坐下,吹着风眺望远方,风景美不胜收。可周围欧美的小哥哥姐姐撒来的狗粮也随风拍了我一脸。
一路向东,渐渐地嗅到了那期待已久的咸咸的海风。
因为季节原因,没有选择发展成熟的南部沙滩黄瀞亿。也因为预定较晚,没能去成无数攻略推荐的东部亭可马里海滩,最终只能选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帕西库达海滩,心里本来还是有点小失落的。没想到却是彻彻底底的因祸得福。
中午时分,原本还有些阴沉的天空放晴了,海水的蓝直摄心底。
最幸运的是,在海滩的三天,我们没有见到除我们以外的任何一张东亚面孔!这对于同胞遍布全球的我们来说,是多么难得的体验啊。除了少数远远地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的欧美游客外,整个海滩都是从兰卡各地来此狂欢的locals。
我们三个中国面孔游荡在海水中,就如同superstar一般,无论我们游到哪里,都能吸引到人们无数的目光。大多人只是怯生生地望着我们,双目对视时会投来一个友好的微笑。少数好奇心强的便。敢于游上前来,握手及简单交谈。
或许是大家都意识到我们其实十分的友善,便有一个大叔游来问我们愿不愿意加入他们的水球比赛。我们被扯到了人群中间,完成了分组,陆盈盈望着周围几乎都长一个样的他们,想分清队友和对手就不是一件容易事。比赛开始了,年老的人两两并排站立作为球门,青壮年便肩负起进攻和防守的任务,一位大叔有模有样地叼起哨子当起了裁判。
一场愉悦而激烈的争夺过后,比分来到了3-3,我队大佬把我们叫到了一起黄郁婷,说到:"Now it's the final.We must work hard, and we all know Chinese are very hard-working."一波团队配合之后,我们再次攻破了对方的球门,随着一声哨响,我们赢了!大家激动地欢呼着,相互击掌智在瑞,相互拥抱帕斯卡拉。当所有人都放下了戒心,快乐的到来便是那么的理所应当。夜幕将至,临别之前大家都过来与我们握手道别,有一位小哥急匆匆跑来给我们写了联系方式,希望在我们接下来的旅途中还能帮到我们。
一对带着孙子来海边度假的兰卡老人
不远处,人们相互投掷网球也能十分开心,被高高举起的男孩后空翻跳入水中迎来众人欢呼。这里没有什么现代娱乐设施笛子魔童,童心常在的他们收获快乐却是如此的容易。
我们给他们平常的水球比赛带去了不一样的快乐,他们也给予了我们一次非凡的异乡体验。没有拍下照片来记录下这个下午的快乐,但我相信这段经历会一直保存在回忆中,不会褪色。

离开海滩,我们来到了圣城康提。这里是岛上佛教徒的圣地红狼犬,斯里兰卡的宗教中心,全国第二大城市。
城市的一切被金色的光芒笼罩,经文声弥漫在天空中,给人以平静与安详。只可惜我们只能在此停留一晚。

圣城康提的傍晚

第二天一早,我们从康提出发,挤上了那列传说中的茶园火车。
火车上可爱的孩子,会对我们微笑。
不躲避你的眼神,更乐于面对你的镜头。
在高山茶园小镇努沃勒埃利耶下车,气温比在海边低了10度有余。
透心凉的小镇风景如画,好似来到了一个北欧的国度。让我想起了三体中罗辑和庄颜的伊甸园。
下午时分,找一间茶店品一杯锡兰高山红茶,把自己脑补成一个欧洲殖民贵族,可以说是十分美妙了。
小镇上颜值爆表的“粉红色邮局”真命天妃,距今已有百年历史,我这个平时不爱写东西的人也在这一口气写了好几张明信片。就是搞不太懂为啥叫粉红色邮局,这不明明是大红色的吗。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艰难地起床,强忍着睡意出发前往有“世界尽头”之称的霍顿平原国家公园徒步。因为到了接近中午,雾气就会开始弥漫,世界尽头会成为一片白茫茫的仙境。
雾气渐渐开始弥漫。如同穿越一般,不到一刻钟,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9km的徒步之行,我们走出了霍顿平原。忍受着拥挤的交通,坐了一下午车伊川民声网,终于回到了首都科伦坡。
兰卡的最后一餐,在亚洲50大餐厅之一的Ministry of Crab,一人一只超大螃蟹坐爱美图。堵了一下午车的阴霾一扫而光双魂召唤师,感觉旅途是那么的圆满。吃完这只螃蟹梁小竹,第二次来兰卡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基督徒认为上帝创造了世界,而斯里兰卡的基督徒认为上帝创造世界的模板就是斯里兰卡:天地山水,鸟兽虫鱼,花草树木再见金华站,以及亲密微笑的人们精爆双姬。这样一次非凡的旅途,让人很难不爱上这样一个美好的国度。想把这里介绍给很多很多的人,又担心这片土地最终沦陷在那无数的中国旅行团脚下。
愿兰卡能一直这样微笑着面朝我们,也愿这个世界上人们的纯真能流逝的慢一些。
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