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2豆汁的做法穿越你的前世到今生。他拍出了绝美中国风的无锡。 在鼋头渚捧一汪太湖水-无锡二泉网

穿越你的前世到今生。他拍出了绝美中国风的无锡。 在鼋头渚捧一汪太湖水-无锡二泉网

古时,王昌龄描绘了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太湖梦,现时,有许多旅行者在无锡,用他们的文字和镜头记录这座城市,和它的蓝色潮汐。倾情推荐这位自称,名“山峰不会写游记”老师的杰作……每一个在路上的人也是精灵,他们有生动的记忆,和擅长发现美的灵魂。
请输入标题abcdefg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下江南了,借着秋色怡人,又一次坐在南下飞驰的火车上。打一个小盹,几个小时后,我便驻足在中国地理以水划分的另一个区域——长江之南,江南。正如游记的背景音乐,说一句:无锡,你好。我想,江南历来是魂牵梦绕的地方,江南总能在心中生起无限的诗情画意。青山绿水,桃红柳绿是江南特有的美景,小桥流水人家是江南传统的温馨。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这一次,心境不同。放松身心,看看朋友,拍拍照。与其怀念,不如向往,与其向往,不如该放就放,去远方。对我来说,没有比江南更合适的远方了。这样的状态,也是我能想象中最好的旅行。没有目的,没有紧凑的行程安排,一切随缘随性,见想见的人,走到哪算哪。仔细想想,去江南还是有个理由的:那就是中国风,无法拒绝的美。杰伦导师说过:中文歌才是最屌的。看完前一段杭州g20分会的演出,中国风才是最牛逼的: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淡然之极而众美从之。所以这次游记的照片,我都试着去找寻这样一种味道。当然文字,也是更多的去找寻历史长河中,在这人杰地灵之地所留下的些许故事。还有一些凌乱中的拼凑,散的无形,不一定合大家胃口,先说声抱歉。
鼋头渚

鼋头渚
无锡

你好,无锡。
很多人,会把江南比作一幅画。我没正儿八经学过,但却打心底里喜欢画画。曾经有一段闲暇时,就喜欢窝在家里,一边听着郑钧的歌,一边用画笔胡乱在画板上勾勒涂抹。也算是从那时候起,在心里埋下了私奔的种子,向往着奔向无边无际的大自然,还原心灵的放纵。面对着空白的画板,也曾经对色彩如痴如醉,但直到岁月开始无情摧残面容和身体的时候,才发现中国画的魅力,并一下子深深吸引不能自拔。那一刻,我仿佛越来越明白了画与自然的关系,画就是画,自然就是自然,中国画,更接近的是一种东方意义上的“道”——道法自然。

东林书院

鼋头渚
趁着中秋月色撩人,出发去无锡,不成想赏月终不成,竟还赶赴太湖一场烟雨。就好像应约一场前世未了的约定。每每只要一人独行,总会阴雨为伴,尤其是古镇,在凤凰,在周庄,在南浔,在西塘,都是如此,好像不来一场大雨,便无法证明我曾经来过。不过偶像大大说了,也好,江南总是要有雨的,烟雨朦胧间,才是我心中的那个江南。有人说,也许生命的静止,只有在雨落的时候,才会呈现出青黛的底色。也有人说,山水总是长在心脏的位置,淌过时间的河流,就能寻觅到那个有梦的地方。但是此刻的我,恍如隔世。仿佛走了很久很久,但依旧缱绻在这一抹云里雾里。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渔家风情节
那一刻,站在岸边遥望对岸,感觉着眼前都被浓雾淹没,看不清来路,也回眸不到归程。而自己究竟是应该继续行走?还是该驻足遥望?也许丢落一些沉浮的细节,在红叶染尽青山的时候,我能缓步归来。鲁迅说过: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其实,世间所有的路都一样,此与彼岸,也只是隔了一缕不算太长的雨线。这一刻,我的想法却是:将苍凉写成美丽,将寂寞舞成春秋。游记的开始,我就想从这里说起。黛,中国传统色彩之一,青黑色。在我的印象中,又有这样一句:远山如黛,近水含烟。
东林书院

东林书院
太湖畔,佳绝处。
“远山如黛,近水含烟”。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地貌水系特征,无锡,都算是最标准的江南水乡。太湖、古运河、梁溪,还有数不清的溪河湖湾,交织汇集在这里,水系在孕育发展生命的同时,更给了这座城市千年的人文积淀,让它饱受风霜,却也见证历史沧桑变迁。鼋头渚,便是这座城的精华之所在。就如郭老的那句——“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鼋头渚,无锡市以西南约十公里的太湖充山半岛,因其形如鼋头突入湖中而得名,有“太湖第一胜景”美称。明代以前,鼋头渚已为人们所向往。茂林修竹、悬崖峭壁、摩崖石刻,同太湖水辉映成趣。初春,这里便成了热门旅行目的地,每每在蚂蜂窝,这个时候也会出现这里的蜂首,樱花破绽怒放,排红粉白,花团锦簇,灿烂眩目。自己也在好友@没有翅膀的东的游记里,领略过她春天的娇艳粉嫩。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东林书院
这次来,却是中秋,没挑日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想必大家的口味都一样,与其浓妆艳抹,更喜欢清新脱俗、浑然天成。人也好,风景也罢。秋日的鼋头渚,虽然颜色相对于春的粉嫩,黯淡不少,但却依然不失江南的味道。
短短几天时间里,三进景区。不是流连,只是想去感受不一样的鼋头渚,循着古人的道:朝晖夕阴,气象万千。三天时日豆汁的做法,一日晴空万里,一日大雨滂沱,一日焰火怒放。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初见,远山如黛。
远山如黛,近水含烟。初来乍到,脑海中只有这八个字。或许因为一场烟雨,或许因为江南的味道扑面而来。走在景区里,水景更胜,而明秀的园林建筑,花影招展,林木扶疏反倒是水景的映衬,湖岸怪石横陈,青波白浪。一场秋雨一场寒。雨势渐大,但旅行中的我,却没有丝毫打消兴致。一直在说,旅行中最重要的不是天气,是心情,是自由,是百无聊赖。不仅仅是蓝天白云,雨也是一种好天气,润物细无声。湿润的气息,浅淡轻烟在对岸变幻,我想,这就是我的现状,在迷茫的烟雨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没有停留,一直向南。在烟雨中,也循着半岛上的各个景点,走马观花。
鼋头渚
太湖

鼋头渚
鼋头渚
毕竟是初见,兴致盎然,打车从市区到达这里,大概不到四十元的车费,就来到了景区大门。因为之前在蚂蜂窝预定了电子票,有专门的通道和窗口,换票进入景区,很方便。大门到达鼋头渚核心景区还有一段距离,虽然沿途的风光很好,这也是事后才知道,也才有了二进景区的由来。但还是选择坐上摆渡车,迫不及待的直接去揭秘她最美的面容。虽然下着雨,但是景区的游客还是很可观,随着人流,迎着雨登上鼋头,绕过矗立的灯塔,一块未经雕琢的巨石,正面刻有“鼋头渚”三字,为秦敦世所写。站在这里望向湖心,可以看见似神龟漂游的三个小岛,即为“三山”。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太湖仙岛
但远观总不如近闻。我更喜欢亲近她,触摸它,这里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码头乘坐游船饱览美景。上了船,骤雨初歇,我没有进船仓,而是径直站在甲板上,天空时明时灭,看见天上几只海鸥在飞,我还以为是白鹭。往着远处水天相接的的地方。半时许,船靠岸,登临小岛。仙岛就像浮在太湖中的一只龟。整个小岛以道教文化为主题,岛上最胜处,要数最能体现道教文化的三山道院了。道院建于岛的最高处,入道院,见香炉、神像、大殿俱全,穿戴整齐的道士在卖香火,但是他们不会主动向你兜售,这种感觉倒是很好,或许体现出道教有为有不为的思想吧。听说由于过了樱花季节,岛上香火远不如前,但是我依旧站在大殿最顶端,凭栏望远,浩瀚太湖尽收眼底,我感受到其包孕吴越的气魄。中华文化两千年独尊儒术,而正真正能够让中华文化历经数千年而不衰的,我想就是这顺乎自然的道教了。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再遇,听一个故事流传千年。
如果将江南看成是一首诗,我想这个说法一定会得到李白、白居易、杜牧、柳永、苏东坡等一流诗人的支持。因为历史是个很好的见证,在他们的作品中,江南是伸手可以触摸的。闭上眼,一切缱绻在江南的雾逐渐散开,然后产生的便是一个可以触摸的江南,大抵会有这些画面:白塔、杏花、春雨、满月、杨柳、石桥、寺院……当然还有少不了的碧绿的水。在这里,你都可以遇见。鼋头渚,一半在无锡的空气里飞扬,以百年身躯,甘做天南海北游客们的自拍背景墙;另一半在太湖的怀抱里缄默,用潮起潮落,淘洗来来往往旧故事的沉醉时光。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不知道,那被浩渺烟波所吸引的游人中,是否有过你的身影?那被交横湖藻所遮掩的深厚湖底中,也是否深埋着你的故事?故事的开始就发生在这里。讲有一男子股道家园,不仅长得风流倜傥,而且自幼饱览群书、博学多才,胸中更有雄韬伟略,但当时它们国家元首昏庸无能,政治黑暗,只有有背景的高富帅,才能当官。所以他始终得不到重用,郁郁寡欢心伤,就想去另一个国家看看。毕竟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到了另一个国家,他终于当上了大官,但是官也不是白当的,是等着他干大事。因为这个国家刚刚战败,为了雪耻,他被奉命去全国挑选美女,原来是国王要使用江湖最毒的美人计予以报复。在全国选美的过程中,他找到了一个绝世漂亮的姑娘,还要培训她各种特务技能。男的风流潇洒,女的倾城倾国霍水仙,才子佳人便上演了一段一见钟情的故事,但是,国恨不能不报,不得已只能将美人送到另一个国家。果不其然,计成。这两个国家的头,一个叫吴王夫差,另一个叫越王勾践。而男主和女主曹津歌,便是范蠡和西施。故事有点俗,大家都熟悉,我很喜欢每到一处听这样一段故事,带着些许的寻觅和向往。听说,再后来这对神仙眷侣驾一叶扁舟,出三江,泛五湖而去,杳然不知所向。据说范蠡、西施喜爱五里湖,他们出没漫游的五里湖因此叫作蠡湖,湖中停留之岛叫西施岛。而鼋头渚,便是伸入蠡湖的一个半岛,其形状就像向湖中探出的鼋头。故此得名。
太湖


太湖仙岛
一个原本充满杀戮、权谋的故事,就被这“美与爱的传奇”抹去了浓郁血腥,世人从此记住了故事里那永远的温柔与美丽。因了美丽的太湖,因了范蠡与西施的传奇,更向往那美丽的湖光山色,更向往那烟波浩淼里永远荡漾的情爱。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没有了黄尘古道,不见了烽火边城,历史的天空,已然风烟俱净,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佛学大师赵朴初曾赞叹:“鼋头渚景色胜天堂!”我想鼋头渚风光固然美丽,然而,范蠡与西施的故事,更赋予这一方湖光山色以“生命”和“灵魂”。
无锡
鼋头渚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如果人生的很多事,很多的境遇,很多的人,都如初见时的模样该有多好,人这一辈子,若只有初见,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也许所有的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但是回过头,我们却发现很多时候,蓦然回首,却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允许我的放纵,讲一个故事给你。关于历史,关于江南,关于无锡,关于烟雨,关于鼋头渚也关于我。第二次相见,秋高气爽。至若秋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除了那夜晚的灯光和喷雾,它依旧很好的保持了原来的味道。只是几经修缮与扩建,现在整个景区的面积大了不少。这次到来,还正好赶上了百年鼋头渚的中秋烟花节和渔家风情街,让我看到了历史的一幕与现实科技的完美交融。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其实鼋头渚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南朝时的萧梁。“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就有鼋头渚的“广福庵”。而最早在这里修建园林,是在1918年,无锡富商杨翰西在这里购置了土地,建造了自己的私家园林——“横云山庄”。倒是不知道现在岛上很出名的横云饭店,和这个山庄是否有什么联系。
杨翰西可以说是当时一位标准的“富二代”。他的父亲杨宗濂,先后担任曾国藩和李鸿章的幕僚。也曾亲自参加了对太平军的作战。在杨翰西建成横云山庄以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又有各路富二代、官二代等来这里购地建园,分别建成了太湖别墅、退庐、郑园、陈家花园等园林建筑,并建有佛宇广福寺和小南海,逐渐形成了规模宏大的鼋头渚风景区。
鼋头渚

鼋头渚
无锡君来湖滨饭店
重逢,手捧一汪太湖水。
如果画一幅水墨鼋头渚,我想整幅画中应该不会有一丝水的痕迹,但却依旧会让人感到烟波浩渺,满幅皆水。这便是留白,予人以想象之余地。此处无物胜有物,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而鼋头渚真正的美,就在这留白里,在山水间的隐秀清丽,在太湖的楚楚动人,亦是诗情画意。秦淮河畔,扬州妆泪,梨花细雨,烟波太湖。站在岸上,放眼望去,山不高而秀灵,水不深却辽阔。
我不只一次站在太湖畔,但却是几个地方,苏州,无锡,宜兴,湖州,她真的太大了。既有西湖之秀丽,又有大海之磅礴,远眺湖光朦胧,鸟屿沉浮;近览山峦迭翠,亭台隐约。月晨日夕,景色幻变。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初见的烟雨朦胧,再见时的山河故人,我曾经看过她最经典的江南和最纯粹的自然,历史和文化以日常生活的姿态,清早,是太湖上的一个码头,黄昏,是太湖上的另一个码头,最初升起的太阳顺流而下,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当我们转过头来,打量太湖,四季枝头,依旧硕果累累,而潮来潮去,竟已经是数千年的光阴了。第三次来,不着急看景点,更不着急听故事,只想去静静地感受。李美熹午后的阳光,把金色撒在太湖中,湖面波光粼粼。那一艘艘扬帆的鱼船,好似朵朵沉睡的白色睡莲。随着波浪慢慢远去,消逝在一望无边的湖中。那一叶叶江边的小舟,好似一张张带露的荷叶,悠悠地浮在湖面,却一直在岸边流浪。生气勃勃的芦苇,随风摆动。白绿相间,透着太湖的端庄秀气,和她独有的江南风韵。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眺望远方,只有一种颜色叫苍茫。
在这样的随遇而安、随性而走的状态下,鼋头渚畔的太湖,更显她的安然自若。这种平静是一种别致的生命,生生不息的流水,就是年轮。据说,太湖曾经是东海的一部分,这是六七千年之前的事情。六七千年之前的一个清早或者黄昏,东海中的太湖是义无反顾地脱疆而去,还是身不由己的依依惜别,我们已经说不清楚了,我们能够说清楚的,就是那一派烟波浩淼的奔流,依旧是大海的姿态,他们把一路走来的经历,记在岸边的巨石上,他们衣袂飘飘地立在风里,这时候岁月,就是一艘没有码头的老船了。
挎着相机雨中漫步,滋长着妙不可言的闲情。流水过处,潺潺着无边无际的忧伤。不过似乎斜风细雨来的不够劲,一时间阴风怒号、大雨倾盆,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停下来。坐在湖边的石凳上,撑着伞。看着不远处池塘里的荷花。在南方是很容易看见这种水生植物,无论是景点公园还是庭院、寺庙王留美,甚至老百姓的池塘里。雨滴落在莲朵上天界战马,澄澈的水珠在荷盘上流溢晶莹的色调,像是江南女子多情的泪珠,剔透中渗着入骨的清凉。

鼋头渚
鼋头渚
鼋头渚
沉默的季节,语言失去了色彩。寂寞的岁月大江户之城,山水遗忘了诺言。烟雾迷茫,浩淼的太湖看不到尽头叶山丽子,青山无言地隐去。凉风吹过,湖中漫起了一圈一圈的螺纹,雨落在湖面上溅起浅浅的水花。又一次在码头坐上了游船,站在船头远眺,也想像着几千年前才子佳人到此游览的兴致。迷雾之中有古帆船从旁边驶过,朝着远方,渐渐地只剩微蒙的背影,留给我久久地怅然。此岸越远,彼岸越近。岛上的楼阁与古塔愈渐清晰泰星ken,烟云笼罩,恍如蓬莱仙境。下船上岸,不再回望来时的方向。岸旁停靠几只捕鱼的小船,船上的渔民卖给游客一些捕捞的湖鲜。古典的桥梁横在湖与岸之间,长廊里流转着淡淡的回风。眺望远方,只有一种颜色,叫苍茫。
太湖仙岛
渔家风情节
鼋头渚
心有一片湖,可澎湃可安宁。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在往阴暗处寻找我们心中的她,却总不见其影踪郑爱强,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其实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离我们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太湖是达官贵人衣锦还乡的故居,走遍天下的风光,因为最初的朴素而叫人怦然心动。太湖是穷困潦倒倦鸟归巢的老宅,浪迹天涯的飘泊,因为最后的依恋而叫人热泪盈眶。太湖更是鱼米之乡的生命之源。就像一个人的生命,有她的前世今生。当一湾湖水能让我们以中国近代史为起点,实现种种上溯、追寻、觅踪的可能性;当她与人相濡以沫、相互作用的世相,能让我们窥见万千江河与人类的种种关联;当她的诞生、形成与步履中蕴藏的自然、历史与社会的密码,那她还是湖水吗?河对岸的古人,是河对岸的晓风残月。仿佛就是一页书的正面和反面,遥远年代的历史,似乎这样轻轻一翻,就到了今天。

东林书院
东林书院
舌尖上的太湖味道。
旅行离不开风景,更离不开吃。吃得好,可以让旅途增添太多回味姬狐,甚至再来的引子。无锡当然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其实无锡的酱排,无锡的馄饨,在我没有来之前,对于一个吃货便是早已如雷贯耳了,来到之后,七叔特意嘱咐我,鼋头渚的横云饭店的云块鱼,一定要尝尝。也算我冒大雨三进景区最难以割舍的理由啦。其实,每年的9月份,都是太湖畔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千帆竞渡,百舸争流。渔家风情街开捕了,这个时候可以看到已经不多见的古老帆船,纷纷出海捕鱼;这个时候,也是品尝太湖三白最好的时候。湖鲜满载,帆影点点再现记忆中的太湖渔景。一艘艘老旧的渔船,在浩淼太湖上停泊,就是太湖上最好的博物馆,一根根桅杆,一块块渔网,都刻满了故事和岁月经过的痕迹。特别是夕阳余晖下,还有渔船表演传统撒网捕鱼的场景爱情创可贴,吸引着很多游客和拍客,如约而至。鼋头渚景区沿岸都被大大小小的三脚架占领。我没留下照片,因为一场大雨,我却完美的错过了。但我想,渔家风情节最大的乐趣在于赏太湖风光。我选择在万浪桥至长春桥沿岸乘摇橹船,听鼋渚春涛,品一杯茶,跟着摩崖石刻寻历史踪迹。摇橹船摇摇晃晃,醉的是一分心情。
渔家风情节
渔家风情节
渔家风情节
来太湖,一定要尝的就是“太湖三白”:白虾,白鱼,银鱼,统称为太湖三白。味道鲜美的白鱼,细骨细鳞,银光闪烁;营养丰富的白虾,壳薄、肉嫩、味道鲜美;肉质细嫩的银鱼,细细长长,好像无骨无肠,细嫩透明。
说太湖三白,说起无锡太湖船菜,从1928年蒋介石就任国民主席的时候,到1948年国民大会上高票当选中华民国总统,曾三次来到太湖畔,来到他的后花园鼋头渚,品尝船菜。如今,在鼋头渚风景区内的横云饭店,就可以品尝船菜湖鲜。横云饭店是无锡老字号,据说饭店始建于上世纪30代初。我那天出发去鼋头渚的时候,七叔特意嘱咐我,一定要尝尝横云的云块鱼。据说这道菜来自于当时饭店的名厨的奇思妙想。传说当年大师傅漫步太湖岸边,看到天际片片绯红的晚霞,映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被其梦幻般的景象所震撼,于是就在瓦块鱼的基础上,大胆借鉴西式调料,琢磨出了这道“太湖云块鱼”。在饭店后面的太湖畔,有一个船舫式的建筑“湖鲜舫”,专门用来推广太湖船菜。坐在里面,如坐在船舱,随着湖浪颠簸,恍若舟上,一边欣赏太湖风光,一边品尝太湖船菜的美味,江南烟雨、太湖碧波,孕育了无锡的过往和现在。轻柔的吴侬软语,佐以二泉映月的曲调,再配上太湖三白,时间就可以在此停住了。

横云饭店

横云饭店
横云饭店
其实,无锡的美食远不止太湖三白。几天里除了三白,还是品尝了很多当地人聚会的馆子,在此还是要感谢无锡舵七叔和各位朋友的照顾,特别是那一碗馄饨,一碗阳春面,还有宵夜摊子的小煮,当然还有极尽味道的湖鲜河蟹,都让我难忘之极。无锡人喜欢吃馄饨,像极了北方人钟情于水饺。馄饨的个头很大,馅料饱满,而且还有汤汁。馄饨皮很薄但绝对不破,口感十分爽滑。
曹张手推馄饨店(无锡曹张店)
iphone 6s拍摄
iphone 6s拍摄


再见无锡,从白天到黑夜。
在运河边一家做民谣live的文艺小店,叫一缕炊烟。我住的离这不远,来过两次:一次和刘老师,一次和小满、八一还有j喵。都是夜幕低垂,都是坐在同一个位置,喜欢这里的理由也很简单:街上的人来人往,左右的酒吧喧嚣热闹,而此处是一汪清泉。后来搜了下微博才知道这里大有来头。余光中老人、诗人长岛都曾光顾至此,留下了笔墨,歌手何勇、李志、马頔、吴虹飞等等都曾经来过这里,在我目光所到之处不足三米的地方,一个小木板搭的小舞台上表演过。怪不得南长街走到这里我才有驻足的赶脚。安静的夜晚,微微的细雨,徐徐晚风。沙哑的声音,唱着一首首低沉的歌。爱旅行的人都偏爱民谣,不是因为民谣有多牛逼,而是简单的旋律里有姑娘有远方,有故事也有感伤。而我为什么喜欢民谣?我心里给的答案:听民谣时的孤独和忧伤带给我的惬意。
南长街
一缕炊烟

一缕炊烟
一缕炊烟
靠着河岸边的窗子坐下,一杯莫吉托,一包苏烟。这是虚度光阴吗?不是。恰恰这就是我所谓的最好的生活。听一曲好歌,读一首好诗,看一副好画,和朋友天南地北的聊上一会儿。再借着被薄荷叶和柠檬冲淡味道的酒劲,说几句通达随性的话,这就是时光赋予生活最好的意义。耳畔李苏北先森还在用它温柔低沉的嗓子,唱着那首李志de天空之城。很喜欢的一首作品,之前南京的游记已经用作了背景音乐。此刻我在无锡的夜里,想着你忽明忽暗。就像此刻望着窗外,河岸渐渐静下来,小桥流水的声音,总会像酒精一样,勾出你对过往的念念不忘,恋恋不舍。对于已经发生了的事实,既然已经无法改变了,那就承认吧,接受吧,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曾听谁说: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向寂寞的牢。如果说,往事若能下酒,回忆便是一场宿醉。夜深了,越来越深。

南长街
鼋头渚
南长街
结尾
不知不觉又码下了一大堆文字,从你的前世到今生,似是而非的游记,该结尾了。也许故事并不动人,但讲故事的人已经泪流满面。曾经开玩笑滴跟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人世间最悲痛的事是什么?是你的微信为一个人准备了很多表情包,然而你却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你的微信里。很多人都说我变了,尽管我一直想做一个温暖的人。但是不可置否,我没有那么温暖了。很认同的一句话:当我们自己感到孤独的时候,我们无法温暖到别人,以前我可以温暖。只是现在,我最孤独。此时此刻,我只是有些怀念,那个时候,特别温暖。
作者:摄影师“山峰不会写游记”、 转自蚂蜂窝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