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1豪血寺一族出招表米泽藩政改革(二十四)-临高启明

米泽藩政改革(二十四)-临高启明

“幕府一定要为伊达家做主啊!堂堂国主大名,竟遭此奇耻大辱,臣死后无颜见家父,无颜见伊达家列祖列宗啊!”
仙台藩藩主伊达忠宗说得慷慨激昂催人尿下,但是同样的话说上小半个时辰,从他爹“奥州之龙”伊达政宗开始数伊达家的祖宗,一直数到藤原山阴去,德川家光也有些听得不耐烦了。伊达忠宗是来控告上杉定胜的,今早他收到仙台急报,一队米泽藩士抢劫了仙台藩西南部的两座粮库,打伤仙台藩士数十人,劫走近万石粮食之后将粮库付之一炬。南边中村藩的相马家望见火光,高兴得庆祝了三天。
“绝对错不了!是米泽藩本庄家的人!带路的是一个叫藤吉郎的商人!想当年稙宗公、晴宗公、辉宗公、政宗公……”
“好了好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德川家光心想你们家儿子打老子的光荣传统就不要拿出来显摆了,“幕府一定会严惩此事。伊达家多年来对幕府忠心耿耿,政宗公昔年有大功于幕府,于情于理,幕府都绝不容伊达家受半点委屈。”
“是,是,辉宗公临终前曾说过……”
“你丫要是再磨叽我就把你和你爷爷一样处理了!”德川家光心里暗骂,好不容易把伊达忠宗送了出去,德川家光该听自己人说说了:“幸松,子龙,你们看怎么样。”
德川光圀翻着他在米泽做的笔记:“根据臣的调查,万龟屋的藤吉郎确实是上杉家的御用商人,负责染料的销售,但是他的后台老板应该是长尾家才对,与本庄家并无多少瓜葛。而且他负责的是江户方面的销售,负责仙台的是千鹤屋,老板叫与兵卫法蒂玛预言卑鄙在汉末。”
德川家光点了点头:“这就是了,本庄家为何要无缘无故袭击仙台藩,又为什么要用一个并不熟悉奥羽的人带路,这里面大有蹊跷。”
保科正之说:“会不会是长尾景泰陷害?”
德川家光说:“有这个可能,但是仅凭一个破产商人的出现不能断定长尾景泰与此案有涉。”
德川光圀其实更奇怪,既然藤吉郎不负责仙台的生意,那他是如何被仙台藩士认出来的?仔细一想,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可怕,见德川家光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龙闯中原,德川光圀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
“我靠!这世上还真有忍者啊!”石田大和与甘粕重亲小心翼翼地检查着眼前这个已经服毒自尽的仆人打扮的人,甘粕重亲说:“忍者当然是存在的,蕾妮斯梅不过没有笔记小说里说的那么神乎其神,什么飞加藤、果心居士、石川五右卫门的故事,大部分是捏造的。不过他们也很厉害,虽然只是身手敏捷的普通人,但是也有很多独门的技术。你看,这个叫撒菱舅情似火,逃跑的时候扔在地上电击男,可以扎伤追击者的脚,忍刀上绑了一条两间长的带铁钩的绳子,这是用来翻墙的,刀柄中空,里面藏着做记号用的石笔周梁淑怡,刀鞘的头可以摘下来,这是为了躲在水里的时候用它呼吸……咳咳咳!咳咳咳!”
甘粕重亲模仿蹲在水里呼吸的样子,用嘴一吹刀鞘,却忘了刀鞘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藏忍者的烟雾弹,一时间辣椒粉铺天盖地,呛得甘粕重亲和石田大和半天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天,甘粕重亲才流着眼泪说:“这是药包,里面放着避暑药、梅干还有其他一些药品,具体有什么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还有这个是兵粮丸神童庄有恭,据说吃一个就能一天不饿。”
石田大和瞬间想起了当年临高后勤部门研制的那玩意,一下子兴味全无:“我得赶快去向胡大人汇报,你带人继续守在这里。”
除了石田大和泪流满面地跑回来,让胡华阳和甘粕忍重差点以为甘粕重亲战死了之外,没有出什么岔子,企图谋害上杉定胜的儿子卯松公子的四名刺客都自杀或被击毙,生善院夫人、卯松公子和龟姬、富子两位公主都被朱三娘指挥的女仆和阮文绍指挥的武士们团团保护起来。工作队的所有成员除了安排退路的金大坚和跟随上杉定胜前往江户的符悟本之外全都集中在了米泽。
尚师徒拿着从刺客身上搜出的信进来了:“武田大人,看来这次栽赃的目标是您黄家驹假死潘塔尼。”
武田胜信看了看这封“武田胜信的密信”,说:“长尾景泰此贼狼子野心,竟想害死公子再嫁祸于我。这手法也未免太拙劣了些,难道他以为我是哑巴,不会分辩吗?”
甘粕信清说:“今晚的剧本恐怕是这样的:武田大人谋害公子,率众攻击藩邸,然后长尾大人得知消息,前来‘平叛’,只要将武田大人、本庄大人诸位甚至生善院夫人全部杀死灭口,这场武田大人、本庄大人勾结外夷,抢劫粮食,意图占据米泽谋反的大案便坐实了。”
本庄重长说:“事到如今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殊死一搏,活捉长尾景泰,我等才有申辩的余地魔机传说。”
中条盛直说:“幸亏甘粕大人及时通报,上松大人、芋川大人他们都已经带着家臣在赶来的路上了,长尾景泰也没多少人马,这次一定要诛杀此贼风速歌!”
对方连刺客都派出了,事情再没有任何余地,武田胜信一方的重臣们很快统一了认识。大家纷纷联络亲厚的同僚,各家家臣被迅速动员起来,分头把守城门,然而,不等对城门的封锁完成,长尾景泰已经夺路杀了进来。
长尾景泰的计划实在太过疯狂,只有少数一部分和他关系极为紧密的藩士参与,连他的死党须田秀满都不敢和他一起干,实际上贝瑞德,正是须田秀满把消息泄露了出来。
长尾景泰也顾不了许多了,他集中起各家的家臣、领地内所有壮丁和招募来的大批浪人共数百人,在事先安排好的内应的接应下杀入了米泽城。如果不是须田秀满的背叛,长尾景泰的袭击其实成功率非常高,趁夜突入城内,占领因为卯松的死而陷入混乱的藩邸,武田胜信、中条盛直、上松义次等人会在睡梦中被杀死在床上。
他没想到药鼎仙途,上杉定胜在前往江户之前就已经料到了这一手,安排甘粕信清、本庄重长等人轮流把守藩邸,这个安排同样也给了本庄重长在仙台藩劫案发生时的不在场证明。
武田胜信这些与长尾景泰关系不好的重臣家中也都是夜夜有人值哨,武田胜信和中条盛直干脆就是天天枕着刀和衣而眠。再加上须田秀满的临时告密,这次袭击的突然性已经被降到了最低。
一阵枪声响起,前来守御城门的清野家家督清野秀范和他的数名家臣倒地毙命,身后的队伍一哄而散,长尾景泰率队冲入城中,各家家臣和上峰派来的浪人还能保持纪律性,跟着长尾景泰直奔藩邸豪血寺一族出招表,那些长尾景泰自己招募来的浪人则趁机在城内抢掠起来。
八丈归来听见这枪声木吉去世,心中一惊,这是南洋式步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