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4苦恼的近义词梦中当时,花落无踪迹(第一章)-来听你衡哥讲故事

梦中当时,花落无踪迹(第一章)-来听你衡哥讲故事

第一章 相逢109
也许每一个人的青春都是多彩和不羁的,一路走来,我们笑过哭过,爱过恨过,难过过欣喜过,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最真实的自己、最宝贵的财富,我们走过最美丽的年华,尽管细细去欣赏着这路途的风景,体会着一路走来的过程,至于结果?何必去管他呢。
可是无奈,我们总要成长,总要把全身的菱角磨平,也许有一天,你活成了自己曾经最不喜欢的样子;也许有一天,你会与最讨厌的人谈笑风生;再没有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再没有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孤傲宋培伦,也许这就是成长。当我们与曾经的意气风发渐行渐远的时候,回首往事你会发现,原来一直不曾磨灭的,是记忆深处那份对青春的留恋重生年华似锦,原来我们每个人的青春都是那样美丽。
——题记
那一年,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相聚一堂;那一年,大家风华正茂青春年少。2011年的九月婚后强爱,当八个人领到同一把宿舍钥匙,也许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迎接他们的将是最美好的人生旅程。
又是一年开学季,秋风驱赶着夏日的骄阳,已经把树叶雕刻上了金黄的颜色,走在校园的树林石阶上,2011级的新生们却没有心思欣赏济南这难得一见的秋景,因为大家即将步上一段陌生的旅途,等待着他们的也许是酸,也许是甜,但无论如何,在这一刻对大家而言,未来都是未知的。
“新闻专业,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字,就它了!”第一次踏进大学校园的武乐看到自己被录取的学校——济南职业学院,居然处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想起了自己在选学校时候的那莫名的冲动,恨不能打自己个耳刮子月牙肉。济南职业学院虽然没有出济南市,但从武乐家里一路过来也需要倒三班公交车,用上二三个小时的时间。“我特么大济南市区的人,真是看不起这边远山区”武乐在心里叨叨着。
垂头丧气武乐看着路边的站牌“彩石镇?去年发现狼的就是这里吧?”
新生报名工作安排的很紧凑,并没有给武乐多少抱怨的时间,武乐和父母走进校园,绕到食堂广场,见到了辅导员,交上学费领完饭卡拿到宿舍的钥匙,辅导员没忘记提醒“男生宿舍在5号楼,钥匙上有宿舍号。”钥匙上写着宿舍房间:109。
武乐来到109寝室门前,宿舍门前,站着一个肤色偏黑个子中上穿着一身黄颜色T恤的男生,武乐首先看到的是他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那一对也许从来没有完全睁开过而总是半开半闭的眼睛,好像那个具有这双眼睛的人因为有些疲倦而懒得把它睁开似的,而一旦睁开,那如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就显露出来了。
“你们帮我去铺床铺吧”武乐走进宿舍,对父母说到刻骨铭心造句。黄T恤的男生也看到了武乐,主动打招呼“你也是109的?”武乐笑着回答“是啊,我也是109的,我叫武乐,就是发明地动仪的那个人的名字。”
黄T恤的男生听了一愣,随即说道“你好金宴竹,我叫刘旭飞,我是东北的。”武乐接着说道“旭,就是踢足球的杨旭的那个旭是吧?”刘旭飞听的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说到“是九日旭韦贝贝乱世玫瑰。”武乐又问到“你父母已经回家了吗?”
“我自己来的”刘旭飞说到。“我噻,这么厉害“听的武乐一个劲的感慨。
武乐的父母在给武乐铺着床铺,刘旭飞走进宿舍,也熟练的打开行李包,取出叠好的床单,准备抖平。刘旭飞一边抓住床单的一侧,一边叫武乐“来,搭把手,帮我拽一下。”武乐一脸茫然的看着刘旭飞“啊?”
这时候,旁边有一位家长走了过来,“我来帮你铺吧,你一边坐着歇歇就行。”刘旭飞也很开心得到帮助“那谢谢了,我来帮着一起弄就行”
“没事”一个白白的胖胖的男生也走了过来,刘旭飞这才发现,原来宿舍除了自己和武乐还来了一个人,胖胖的男生说到“让我爸爸帮你铺就行,我们来看看宿舍里还缺什么东西”
刘旭飞这才抬起头看了下宿舍,宿舍是南北朝向,宿舍门朝北,窗户朝南,倒是能充分采光的好地段,宿舍里双层床共有四个,分别放在东西两侧各两张床。武乐已经选了靠东南侧的下铺,据他自己说是感到上铺有太多不方便,就主动选择了下铺。
梅溪家长已经帮刘旭飞缕平了床单,问到“铺在哪里?”刘旭飞一指武乐旁边床的上铺“就在这里吧”刚想铺下,武乐看了一眼旁边上铺,说到“先别铺,快看快看,床是坏的”刘旭飞急忙仔细看了下,果然见到床板已经有了明显裂缝。刘旭飞看着危险,嘟囔了一句“我不睡这里了”说着把行李放到武乐上铺,对梅溪家长说到“叔叔,我睡这张吧,给我床单我自己铺上就好了”
两个人铺好了刘旭飞的床铺,梅溪也选择好了床,是武乐刘旭飞床铺对面的上铺。梅溪坐在床上把宿舍扫了一眼又一眼,忽然眼睛里闪出了异样的颜色,嘴角也透出了惊讶的笑容枕边妖夫,伸手指着自己床铺的临床,说到“你们看,这是什么?”大家顺着梅溪的手看过去,大家看到梅溪床铺临着的上铺摆了满满一床头瓶瓶罐罐,梅溪好奇的走过去看“这都是什么啊”,拿起了其中的一个小瓶子。“这个,难道都是护肤品?”刘旭飞开玩笑道“这是不是这是哪个女生走错了宿舍,东西放错地方了?”
武乐梅溪应和道“很有可能。”武乐也说道“想当年我高中军训的时候,真的有女生分我们宿舍了。”
“还真有这事?”梅溪瞪着眼睛问默默无闻造句。
“可惜还没开始住就被发现了,我们连人都没见着。”
“唉,那不能算”梅溪舒了一口气。
宿舍走廊有水房,需要用专门的水卡打水,武乐爸爸打算给儿子办个水卡,武乐说“不用了,我用饭卡去食堂打水就行了。”听到这里,武乐的家长把儿子所需东西又重新数了下,拿出柜子锁看着儿子锁好,就要告别回家。“我也走”家住本市的武乐收拾好东西之后回家了,“我们也一起走吧”梅溪的家长也应和着。刘旭飞跟着梅溪把两家家长一直送到了学校门口,一直送上车,两个人这才掉头往109宿舍走去。
两个刚刚认识的同学走在一起,略微有些尴尬,还是刘旭飞率先打开了话匣子,问梅溪“唉,你是哪的人”梅溪说“潍坊,风筝之都,你呢,听你口音是东北人吧”刘旭飞回答“对啊岸优太,我是东北的,但是按照区域划分我是内蒙古的”梅溪接着说“内蒙古,好地方啊”两个人不知不觉已经推门走进了109宿舍,还没有注意到宿舍里又进来了一个人,刚来的同学听到梅溪两个人的对话,惊讶的走到梅溪面前,说到“内蒙古?你是内蒙古的吗?”梅溪看闹出了误会复仇教室,回答说“我不是”,指了指刘旭飞说“他叫刘旭飞,他是内蒙古的。”新来的同学连忙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许开开,我是南京的,你真是内蒙古的啊?”刘旭飞笑了笑“我真的是内蒙古的,怎么,你去过吗。”许开开继续问“内蒙古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啊,烤羊腿,烤全羊,烤乳猪,是不是走到哪里都有纯粹的烤肉吃?”刘旭飞回答“是啊,烤羊肉串挺多的,唉,你什么时候来的,选好床铺了吗?”
许开开指了一下梅溪床铺对面,说到“我早就来了,你们看我的东西都摆好了。”梅溪刘旭飞顺着许开开手指看过去,正是摆满了瓶瓶罐罐的那个床铺。梅溪走过去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走错地方了,摆了这么多东西”许开开漏出了尴尬的神情,“这哪是女生的东西,这都是我的”
刘旭飞这才仔细看了许开开一眼,许开开虽然身材瘦弱,但一双眼睛却也透露着桀骜与不羁,展红绫事实上刘旭飞没有看清许开开的眼睛,因为许开开戴着蓝色的美瞳。
梅溪勉强忍着笑马惜珍,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看到这……我以为是个女生”
“咚~~”门被人推开,推开门的人身材高大一进门就给三个人点头打招呼,但手里拿着手机还在打电话“蛋蛋啊,我到学校了,么么,什么?还快啊,不快了,走了两个多小时。好了,你在学校好好玩吧,我到宿舍了,先挂了啊,么么”
见他关了电话,刘旭飞不禁问道“是女朋友吗?”
高个子回答“是啊,我对象在市区上学,我刚从那边过来。对了,我叫杜明,现在还有哪张床铺空着呢?”
许开开随手指了一下,是武乐床铺的旁边下铺,杜明走过去开始铺床,三个人对杜明大致说了下自己的名字,杜明床铺也铺好了,站起来问三个人,“是不是昨天就上课了华再东,我的课本要去哪里领啊”三个人一脸茫然的看着杜明,最后还是许开开先开了口亚门钢太朗,“今天是报道第一天,离正式开学还有三天呢。”
杜明看着三个人也显得十分郁闷“我晕,我以为我来晚了”随后拿起手机,又对三个人说到“早知道今天我先不回来了”说完又走出宿舍打电话了。
杜明刚走出宿舍,迎面走来两个身材同样瘦小同样带着眼镜的男生,其中一个男生的眼镜框是黑色的,另一个男生则是带着普通的眼镜,戴着黑色眼镜框的男生问另一个人“你为什么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另一个男生回答“还好啊,不算远,我从乌海到济南坐飞机也就飞了三个小时”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飞机票,继续说到“我为什么要离开家呢,说白了我要是在家里,我的前途肯定早早的就被家人安排好了,我想走自己的路,所以我就离开乌海了”这两个人说着说着也推开门走进了109宿舍张江诗琴,黑框眼镜的男生看到宿舍里的几个人,站在门口就做起了自我介绍,苦恼的近义词“大家好,我叫彭东,彭德怀的彭”一指另一个男生,“我刚才在校门口遇见他,我们一起进来的,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那个男生先是放下了行李,也开口说到“我叫杨鹏,大家以后多关照呀”
杜明不知何时已经打完电话走进了宿舍,说到“没问题没问题,以后我们互相照顾”
杨鹏继续说“大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尽量说,以后我们都是舍友,不用客气”杨鹏说话的功夫,彭东已经选好了床铺,他选在了许开开的下铺。杨鹏见到彭东选择下铺,也就近选择了梅溪的下铺。“还有两个同学没来啊。”杨鹏环视宿舍说到。
“不是,还有一个,有一个回家了”刘旭飞回答他说。
“那就是还剩一个喽”杨鹏继续说。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的声音,“请进,门没锁”杨鹏喊了一句。
“最后一个”宿舍里的几个人都在好奇最后一个人长的什么样,都纷纷伸过头来往门口看去。“嗡”门被推开了,推门走进来的是一个清秀的小伙,他深褐色的眸子目光清澈,其中却又藏匿着男孩少有的温柔,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他的眸子上,他的鼻子坚挺,好似从中透露着一种倔强的个性。他笑着对大家说,“这么多人了啊撒旦囚爱,都来得这么早啊”看着杜明上铺没人,顺势把手中的行李放到杜明上铺。“别放”刘旭飞赶紧阻拦,拦的没有放的快,只听“轰”的一声,床板漏了一个洞,那人的行李也掉到了杜明床上。
“啊”杜明许开开吓得跳了起来,“小点声,别给舍管大爷听见”梅溪急忙提醒大家不要出声。许开开问大家“这下怎么办”刘旭飞站在门口看看外面没人,回头给大家小声的说“你们先别出来,没人听见,我出去看看”
过了有十分钟,刘旭飞悄悄走进宿舍,对大家说“帮我个忙,我看见对面宿舍还没来人,弄个床板进来”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坏床板运到隔壁宿舍,又搬了一个好的床板进来换好。“多谢多谢”刚才的意外把那人下了一跳。“你叫什么来着,亲爱的上铺”杜明问道,“我叫周超”刚刚缓过劲来的周超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