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9贝迪温泉棵 松 (散文)--江西 熊墨金 五-新长江文学

棵 松 (散文)||江西 熊墨金 五-新长江文学


努力打造一流文学微平台

刊名题写:王成勋

散文·随笔

五棵松
●熊墨金
我要说的五棵松树是故园旷野里的一簇站在一起的最抢眼的一片浓绿。它们生长在一块旱地的边沿,下临一块水田和一条雨季才流水的水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它们就这样得沃土之肥力,受大地之滋养,生长得挺拔秀美,苍劲壮实,浓绿深沉,呈现出铮铮风骨和独特韵味,与山岭中那成片成片的松树相比有着不同的风韵和气象。
五棵松不知生长于何年何月久弥直树,它们小时候的模样我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它们长成现在这样苍劲挺拔的样子,估摸也得几十年的时间吧!近些年,随着年纪的增大,崇尚自然,敬畏自然的理念在心中日甚一日地深厚,那五棵高大壮实、树枝紧密相交、相依相偎的松树才引起了我的关注。它们其中的三棵直径都已有一尺多了,十分的粗壮,树身上缠满了“爬山虎’,像绿色的毯子将树裹得严严实实,一直到四五米高,使得原本苍老的松树皮难以看到原貌。其余较小的两棵,树径虽不算很大,树皮斑斑驳驳,优瓦夏树冠稀稀疏疏,但不失沧桑的迹象。这些松树裸露在外的树根弯曲似虬龙,盘桓于地,折射出历经岁月的悠久k1666。这几棵松树的外表也与山岭中的松树有所不同野人娘子,不仅仅是高大粗壮,透溢着不同的气象,它们的颜色与之相比要深褐些,那针叶也要绿许多,绿得深沉,绿得有光泽,带有种墨绿的味道。它们给人的印象就像一位威猛高大的彪形汉子,兀立、壮实、黧黑、刚劲。
这些年,我一年之中祭祖有两次要经过这簇松树边,每次走到那几棵树下,我都带着欣赏和敬畏的心情在树下驻留片刻,用手抚摸结结巴巴的树身,反反复复上下打量高耸壮实的松树万光旭。不禁想到,这几棵树长成这样的参天大树不容易森之千手。也许是与这块土地有缘,也许是同小村子有缘,它们才把顽强的生命植根于脚下的土地。抚摸那树身时,我心中就升起一份祈祷,祝愿松树平安地生长,长得更加茂盛,更加粗壮,更加婆娑有致,成为村边一道靓丽的风景,长久地摇曳在人们的心间。
若在村子里小住的时候,清闲下来时,我会漫步去看看那簇松树。从远处看,那高达近十米的松树树冠就像一朵浓绿的蘑菇云落在山的边沿,又像绿绸缎飘浮在黄土地上,那绿能洗亮你的眼睛呢。待走到近前细看,那墨绿的松针就像一根根坚硬的翡翠,挂满了树梢,千万条聚集在一起,就是一块绿宝石的形状,让人心生浮想。如果是在一个有山岚的清晨去看那些树,却有另一种收获。晨雾中,只见松针上水珠凝聚,像一颗颗小小的珍珠挂在坚挺的松针上,晶莹剔透;又像多情的女子眼睫上的泪珠,储满情感农家调香女,情意缱绻。等到太阳升起后,将那露珠舔舐干净,松树又成了一个俊朗的汉子,豪情万丈,精神抖擞,战士般刚毅坚守着身边的土地,带给岁月以安宁。
有时我看过了五棵松后感慨,这松生长在闭塞的乡村不能为外界所知,沉默得就像山旮旯里的憨厚村夫,只有小小乡村的人们知道它们的品质、刚强和秀美,那份动人风采被寂寞湮没了多可惜呀!它们的与众不同、挺拔秀丽、刚劲不阿,不能像泰山顶上的青松那样成为英勇不屈战士的象征名师兵法,不能像黄山苍劲卓立的迎客松那样被丹青高手绘入画中,走进千家万户石田晴香,也不能像东北大兴安岭的高大、挺拔、秀美的松树那样享誉四方,被人称赞,这不就像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备受了冷落,遭受的是公平的待遇吗?但接触多了,我发觉,松树压根儿不去想这些,只是义无反顾地让那一簇与众不同的绿,在四季中展现翡翠流云般的美,表现不惧风雪的顽强。
春天里,柔软的春风吹拂着松树,经几番春雨的淋洗,几番春风的梳理,松树长出了新的针叶,嫩黄嫩黄的,上面还有一层绒毛吕飞龙,好看极了。在暖阳的照耀下,它们好像汇聚了无穷的力量,日复一日地往婆娑的姿态中生长,焕发出新的精神面貌,一树树的小小疙瘩,一层层的沉积着岁月沧桑的树皮,这时都褪去了几分粗糙,散发着不易察觉的光泽;笔直笔直没有旁枝逸出的几米高的主干,变得俊朗好看;如华盖的树冠,嫩黄与深绿交织,枝枝叶叶,层层叠叠,生机盎然,透溢着自然俊美。

夏天蛤蟆健,松树新生的枝叶,经过了一些时日的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颜色已由嫩黄变成了绿色,与原有的针叶颜色基本一致了,它们交错在一起,密密麻麻,郁郁葱葱地散发着一种特别的芳香。行走在那几棵松树下,向上仰望那密不透光的树冠,再俯看树下的一片浓荫,刹那间,感到这里就像一个天然的洞窟,一股清凉感就悄然从心底升起,身边的暑热顿时消散了不少。这时,在远处还能听到“知了,知了”的蝉鸣声,待人走近了,蝉预感到了动静,不再鸣叫了,使得树下一片的寂静,只有从树丛中吹来的似有还无的风,轻漾漾地拂来一阵清凉,让人觉得松树下的夏天有着别样的爽快,仿佛这儿是一块风水宝地。
秋天,松树在萧瑟中挺立着,它们不似别的物种有悲秋之感,而在万物凋谢的时候,依然挺起那份盎然的绿色,给人们以生命不息的温暖。当别的树木,有的叶子发黄,有的发红,有的干脆掉落得干干净净时,五棵松树却坚定着心中的理想,用心底的坚强,抵御着萧杀之气的肆虐,让那蓬绿一如既往地摇曳在萧杀的旷野。某个深秋的早晨,你若走到松树下,仍然会看到不少的松叶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黄雪鹰,在阳光下闪烁着光亮,让那簇生命像春天般的温暖人心。当夕阳西下,血红的晚霞照在松树上,它们就像披上了一层羽翼一样的轻纱,弥散着动人的神彩。
冬天,寒风凛冽,风雪无情地侵袭着万物,当无数的树木经不住严寒天气的肆虐奥克斯战争,无奈地让光秃秃的枝桠在寒风中颤抖、哆嗦,心中已然没有了半点抗争的精神,一味地逆来顺受地忍受着寒冷的煎熬的时候。只有松树愈寒愈坚强,在寒风中挺起胸膛,斗志昂扬地与风雪相搏,高高地举起那蓬抢眼的绿色,傲视严寒,孕育、积蓄力量迎接春天的到来。
不知多少年了,这五棵松树都这样在岁月的风雨中茁壮成长着,虽然它们不是我亲手栽下,我也没有给予它们特殊的照顾,但我内心一直在关注着它们,并祝愿它们一如既往地安祥生长,长成参天大树,长成浓缩岁月的大树,长成富有灵气的大树,给故园撑起一片动人的风景,带给村民宁静与祥和。
编辑:蔡竹良

作者简介:熊墨金,贝迪温泉男,行伍出身,江西省共青城市国土资源局干部。曾参加法卡山对越炮击作战,退伍回乡后,长期在乡镇政府工作。酷爱文学,尤喜散文,为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九江市作家协会会员尼克杨打架。已在报纸上发表散文33余万字,在中国散文网发表散文近52万字。散文集《春天来了》《夏蝉》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长江文学欢迎您来稿
投稿邮箱:
CZL705@163.com
投稿须知:
投稿必须是没有在其它公众号平台(纸质报刊除外)发表过的原创首发作品。
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报告文学、杂文、文学评论等均欢迎。如提供适合文章的配图更佳。
投稿时请附2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1-3幅作者生活照。
加编辑微信:CZL13706109333爱上验尸官,关注公众号Dyczl 705,以便联系,掌握发文动态。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邱园园,文责自负。
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
稿酬:
文章发表7天内“赞赏”金额暂由编辑部代收,1/2为作者稿酬,1/2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低于10元不发稿酬。后续赞赏不再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