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6负压风机价格照片里的故事-内蒙古档案教育与研究中心

照片里的故事-内蒙古档案教育与研究中心
来内蒙古插队的知青
照片里的故事
——难忘知青岁月
赵亦工
这张档案里的老照片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知青岁月就象电影似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尽管有艰苦磨炼的泪水,但也有单纯、无知、幼稚的趣事,就是这些艰辛和欢乐,组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特有的青年时代。它不仅使我得到了生活的砺炼更使我获得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1968年7月8日,我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满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豪情壮志,告别了养育我二十载的天津,告别了父母和兄弟姐妹,来到内蒙古五原县城南公社西圪梁六队插队落户。我所在的知青组是清一色的13名女生。在生产队里我承担过妇女队长、民兵、青年团干部、赤脚医生、民办教师等工作。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我们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用实际行动赢得了贫下中农的信任和称赞。
  闯关
知识青年到农村要过三关:思想关、劳动关、生活关。我们这些知青,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接受毛泽东思想的熏陶。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和思想动力,每当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背上几段毛主席语录,唱上几首革命歌曲,就感到信心倍增,干劲十足。在那个非常的年代,我们的思想既单纯、又有革命热情,所以,当劳动这一关无情地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这些细皮嫩肉的城市女孩,凭着坚定的革命信念,硬是闯过来了,以至后来成了生产队的强劳力、多面手。
塞外农村的生活条件与繁华的大城市天津相比,真是天壤之别。贫下中农把他们最好的房子腾出来给知青住,尽管如此,和城市里的楼房相比,还是显得又低又破。门窗是用白麻纸糊出来的,只有两眼一尺见方的玻璃,又黑又暗,屋顶露着红柳笆子。晚上,煤油灯黑烟缭绕,时间长了,柳笆子上、墙上挂满了黑灰尘傅艺敏。我插队的小菜家地村离县城40里地,交通不便,到县城办事、公社开会,以至到火车站,负压风机价格多数都要靠步行三、四十里,但这都不成问题,因为我们年轻,少年不知累滋味,一路欢歌笑语,也蛮开心的。苦就苦在村里没有供销社的分销点,加上商品紧缺,很多日常生活用品都靠父母从家里寄,甚至连卫生纸、洗衣粉、肥皂都是远道而来的天津货。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可以说,吃饭是生活中的第一大事。但是做饭、挑水这些连农村小孩子都会做的事情,对我们这些刚走出校门的城市女孩来说,也是个天大的难题黄山怡。我们知青点吃水要到三、四百米外的井上去挑。开始大家学着老乡的样子,好不容易把水从井里吊上来打满桶,挑在肩上走不多远就腰酸肩疼,两腿打颤,摇摇晃晃,坚持到家一看,结果一担水洒得顶多剩下半桶。再看做饭用的七口大锅,别说没用过,就是见也没见过,用玉米秸秆做柴火煮饭更是第一次。人坐在灶前“呼嗒呼嗒”地拉着木头风箱,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一不留神,火就灭了许可嘉,特别是遇上天阴雨湿,更是让我们为难了。老乡家做出的小米饭金灿灿、香喷喷,而我们自己做的,不是火小夹生,就是火大糊巴烟窜。每到春季,腌的咸菜吃完了,窖里储存的萝卜、蔓菁也没有了,定量供应的葫油也只剩下底儿了,我们就学着老乡的办法,用葫油和盐炝些葱花放点水拌米饭吃。那时候到了春季能吃上粮食就已经很不错了,有的男知青组断粮是常有的事。刚来那年秋天割草时,我们发现这里的青蛙遍地乱蹦,这不是城里的美食田鸡吗?于是我们边割草边捉青蛙,也顾不了它是对农田有益无益了,先解解馋再说。那种老乡连看都不敢看的吃法——田鸡腿炒黄瓜片等,我们这些女生却吃得美滋滋的,大家总算改善了一次伙食。不曾想,这样的饭只吃过两次,做饭的王大爷就说话了:“这菜太费油了,省着点吃吧!”第二年,我们又捉过一次青蛙,也许是良心发现,毕竟它是益虫,是农民的朋友,这顿菜,大家都吃得不香。从此以后,在农村的几年里,就再也没有吃过田鸡腿。我们逐渐地溶入了农村生活。

赵亦工(左二)知青时与队友的合影
  磨炼
曾记得,刚来到农村,正赶上割小麦。当队长把镰刀发到手里时,我们都愣住了,“这镰刀能割麦子吗?”原来在我们的印象中,镰刀就象党旗上的那样,短短的把子,又弯又大的镰刀头,而我们手上的镰刀,把子长长的,镰头又短又直,怎么能割麦子呢? 开始,前面拉腰子的社员割4垄,而我们每人只割2垄还被落得老远。镰刀横竖不听使唤,不是碰到小腿,就是脚趾头,要么就是手指头上。这还不算,麦芒扎得人又痛又痒,蚊子叮过就肿个大包。一天下来,再看我们这些知青,个个都挂了彩,一瘸一拐,就象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残兵败将。第二天起来,浑身疼得就像散了架,没劲儿。我穿得是短袖衬衣,几天过后,胳膊上晒得全是燎泡,火烧火燎地钻心痛,后来,整个蜕了一层皮。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挺过来了,因为我们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实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诺言。现在想起来,所有农活中,割小麦最苦,那骄阳的烧烤、蚊虫的叮咬、麦芒的刺痒、腰腿的酸痛以及那披星戴月长时间的艰苦劳作,令人刻骨铭心、终身难忘。有了割麦的基础,其它农活如担土平地、挖渠、赶车、锄地等都不在话下,无非是磨破了肩膀,打起了血茧。几经磨炼,我们逐渐掌握了各项劳动技能,我和其他几个知青也成了队里的一等劳力。110国道从我们村里通过,那年国道改造,我们知青组和队里的女青年各分得50米的修路任务。新路在旧路上加高2米,路基宽8米,路面宽6米,共需土700立方米,全部靠人工完成。近处的土取完了,还得到六、七十米外的地方取土,挑上土还得爬坡,一天要走十来里路。就这样,经过数日奋战,硬是靠一锹一锹,担一担地苦干,如期完成了任务。如今每当我走在110国道上,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虽然它几经改建,现在已经成了国家一级公路,但毕竟这里面曾经有我们洒下的汗水。

当时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宣传画
 生病
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十分突出。1970年秋天,我得了重感冒,由于没有及时彻底治疗,导致了复感,也就是当地人说的“伤寒”。高烧、无力、头痛,经过县医院和天津6 .26医疗队的治疗,病情有所好转,但仍无力参加劳动。转眼中秋节到了。按照当地习俗,家家都要烙月饼,降谷零我们知青组也不例外。晚上大家一齐动手,擀的擀,烙的烙,忙得不亦乐乎。我躺在炕上看着她们忙,分享着节日的欢乐。到知青点来闲坐的老乡看到这些情景,说:“你们咋在家烙月饼,赵亦工的伤寒最怕油干锅。”我满不在乎地说:“哪有这么玄,我们天津从来不忌油干锅。”他们善意的劝说,我根本没放在心里,好象就是不信这个邪。说来也怪,第二天早上,我的病更加重了,就像被人剔了骨头抽了筋,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邻居张大娘闻讯赶来,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心疼地说:“傻女子,你伤寒刚好,咋敢着油干锅呢?”并煞有其事地告诉我:“这后套的油干锅厉害的哪,着急还会要人的命呢!”这时我才真有些害怕了。张大娘看出我的心思,安慰着说:“别怕,我用后套的土办法给你拔上几次火罐就好了。”在生病的这段日子里神棍机甲,我得到了乡亲们父母般的关爱,每当我捧起他们送来的热气腾腾的荷包鸡蛋面和红糖谷米粥时,眼泪就会止不住地掉下来。在大家的精心护理下,我的病终于好了法师手札,但前后反复两个月怎么去雷神岛,元气大伤,无奈我只好离开生产队,回家休养了。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我的病就是重感冒,“伤寒”可能是当地的说法。这时,父母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我却真正领教了油干锅的厉害,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它的“沉痛”教训。
 
 养猪
我插队的那阵子,兴起一股科学养猪的热潮一一用糖化饲料(发酵过的饲料)喂猪。于是队里派我专门养猪,我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因为在这之前,我们知青组曾自己制作发酵用的曲勇闯魔域山,这回也算派上了用场。队里共十几口猪,活儿倒不算累,就是太脏。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清扫猪圈, 尤其是夏天,三两天猪圈里就是臭哄哄的黑泥糊糊,苍蝇、蚊子扑头盖脸,每清扫一次,满身都沾满了猪粪昧,连食欲都没有了。更让人难堪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面对猪发情、交配、下崽的时候,羞得不敢抬头,时间长了,也就不在乎了。每当母猪产崽疯狂大地主,尤其是仔猪出栏的时候,个个活蹦乱跳,我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这是对我辛勤劳动的最好的回报。后来,队里又买进6口良种猪,我的任务更重了。与此同时,我还学会了猪病防治的简单处理方法,社员家的猪病了,也常来叫我去给打针、灌药。虽然忙些、脏些,但也很充实。一次,公社党委书记侯永生同志到队里检查工作,无意中发现了正在喂猪的我,看到我布满血裂子、贴满胶布的双手,非常感动,当众赞扬我,并亲切的称我为“养猪姑娘”。不久,我被借调到县知识青年办公室,从此结束了我的插队生活,走上了从政道路。
乐趣
 
知青的生活是艰苦的,但也是充满了欢乐。
当年老乡们以最高的礼节,敲锣打鼓把我们这些黄毛丫头迎进村的时候,政治队长指着我们的“新房”语重心长地说:“女女们,我们65年就盖起了房子,今天才把你们盼来了!”那一刻,我们激动万分,不知是谁带头喊起了,“向贫下中农学习,向贫下中农致敬”的口号。那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好好锻炼改造自己。
1968年12月的一天,我们从收音机中听到了播送《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按语转引的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的最新指示。这时刚好是我们插队后的第一个冬天,因为搞运动,多数知青没有回家。毛主席的指示使我们这些正在经受艰苦磨炼的热血青年倍受鼓舞,热泪盈眶,心中有千言万语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倾诉,不由自主地唱起了“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迷路时想你有方向。黑夜里想你心里明……”。
河套的贫下中农淳朴、忠厚、好客马诺下跪,他们像对待自己亲闺女一样,手把手地教会我们劳动,教会我们生活。不管谁家改善伙食,总要叫上几个知青到家里或端去一大盘让我们尝一尝。在农村的日子里,我们没有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伤感,就象生活在团结和美的大家庭里一样。那时农村的文化生活匮乏,我们的到来,给全村增添了生机和活力,尽管条件差些,但学习气氛浓郁,文化生活也越来越丰富起来。田间地头,我们和社员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学文化、学时事。劳动之余,社员们聚在知青点,海阔天空常常聊到半夜,少男少女们在这里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寒冷的冬夜,我们在生产队会议室微弱昏暗的油灯下学习政治、练歌舞、唱革命样板戏。偶尔,邻近村社放电影或文艺演出,我们就会忘掉一天的疲劳,和村里的年轻人结伴而行……就是这些平凡的小事,使我们开始领悟了毛主席“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这句话的深刻涵意。
经历了艰苦磨炼的我们,开始体会到劳动的乐趣。当我们手握锄把穿梭于绿油油的麦田里,就象在美丽的画卷中耕耘,放开喉咙,唱上几嗓子,心里甭提多豁亮了;当我们赶着装满金秋收获的小毛驴车、二饼子牛车走在乡间小路上,那种丰收的喜悦从心底油然而生;当我们第一次吃上自己种的粮、种的菜,第一次领到分红的钱,那香甜、那美劲、那幸福都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真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自食其力了。
1969年冬天,我们组里年龄最大的一名知青要出嫁了。队里派了一辆大马车,我们在车上铺了一块红棉线毯,就成了送亲的轿车。路上,大家说说笑笑,逗逗闹闹。把她送到了婆家。限于当时的条件,婚礼非常简单。饭后,我们该走了。当了新娘的她,依依不舍地拉着我们的手送了一程又一程,泪水像断线的珍珠在她的脸上洒落下来,真不知她原来是怎么想的,这时又作何感想?我的眼睛也模糊了。当地老乡告诉我们说:“这样好,闺女出嫁时应该哭。”
四十多年过去了无量金身,大半生的汗水挥洒在了内蒙古河套平原这块热土上,其间或忧或喜,其中滋味,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但一生能够经历这段砺炼,是我们这一代人宝贵的精神财富。实际上,吃苦耐劳,自强不息、百折不挠、执着追求是那个年代近似狂热的知青精神,我此生无怨无悔。这种精神不也正是我们当代所倡导所追求的大国工匠精神吗!(编者对原文进行了提炼和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