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4苦果歌词梦中呓语(三)-邱邱璐璐

梦中呓语(三)-邱邱璐璐
点击蓝字关注公众号,遇见不一样的自己。

梦中呓语(一)
梦中呓语(二)

七天的假期,好像熬了七年。
返校的下午,终于拖着满身疲惫回到学校。
整齐好看的淡黄色宿舍楼,据说这才是新建第二年。朝南的寝室,一整个下午,都充满阳光。温暖,美好。常让我想起那天午后,那个穿了白色帽衫的少年,轻轻倚在门边,冲我狡黠一笑的模样。
我收拾好带回的御寒衣物,爬到床上摆弄着手机。阳光的温度在慢慢减淡,北方的深秋,昼夜温差很大。
“哥们!你回来这么早!快,月考卷借我!快快!你的满分数学卷!”
刚推开门的诗诗双眼冒光,一脸期待,不知道的怕是以为这家伙刚从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爬回来。
“不是吧大哥,你还没改完?”我从上铺探出头,看着这个臭学渣的脑瓜盖。
“别说了,赶紧的!明天早上收!”
......
“哎,周亿同学,有了手机陈至恺,你联系他了吗?”抄着卷子的诗诗突然抬头问我。
“......嗯......可是他没怎么理我......”我忽又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手机,打开QQ翻一遍好友列表。
那时查同学录添加的十八个人,只有三个在线。他的头像,是灰色。
“诗诗,你QQ多少我加一下。”我盯着天花板说。


过完了短暂的小长假,又迅速进入到早六晚十连轴转的生活中。
好在我有了小蓝手机,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眼列表,期待那个小企鹅再次闪动。这也成了我忙碌生活里的一丝慰藉。
很快迎来了校秋季运动会,从小体育巨差的我,初中时的八百米成绩是四分五十。
高挑黑瘦的体育委员拿着记录本找到我。
“周亿,我看你骨骼惊奇,肯定是个长跑奇才,报两项如何?”
我一脸茫然,连连摇头。
“我已经请遍了......长跑运动员稀缺,来一个吧,垫底也没事,上场就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体育委员双手合十作祈求状。
我看看空空如也的名单表格,突然觉得这小子挺可怜。算了,硬着头皮来, “那行吧......就报个八百吧。”
“好嘞,那四百八百都给你报了啊!嘿嘿,多谢多谢!”这货拿起笔飞快地记上了我的名字。
纳尼......? !
距离运动会一星期。
翠绿色的足球场,鲜红色的橡胶跑道,在深秋金黄色落叶的掩映下,分外夺目。
在跑道边闲逛,常有穿着专业运动T恤和钉子鞋的男生女生们,在课间,在午后,飞也似地从你身边窜过,带走一阵凉风,伴着百米外面目模糊的教练们的大喊:“跑道麻烦让一下!”
“我去,高中就是厉害,这么专业,我们初中都是五十米着装、袋鼠跳......”
诗诗差点笑抽过去。
“我是没跑过四百米苦果歌词,八百米也只体测跑过一次,诶,反正体委交代了尖刀敢死队,我就是去充数,不用练,能拿倒数第二我就知足啦。”我做个鬼脸。
每天去训练场边吃瓜看热闹,日子好像也蛮充实,一星期眨眼便过去了。
“明天运动会,大家可以自己带零食过来,早上还是七点十分到教室,我带大家统一搬椅子去操场。”体育委员赶在放学铃声前宣布。


这可能是我生平第一次正儿八经参加的运动会。
三个年级,八十几个班,三千多人。黑压压地聚集在跑道外侧,头顶是花花绿绿的遮阳棚,每隔十几米,竖着一张标牌,写着各自的班级标语。
开幕式很张扬,每个班级代表队过场,都有一个好看到发光的女生举牌。
她们怎么可以生的那么好看,真的邹宜均 ,她们为什么可以那么好看。
深秋的烈日火辣辣地灼烧着,上午十点,橡胶跑道已经散发出些许刺鼻的气味。如假包换的秋老虎,若不是有遮阳棚帮忙,只怕你我都能晒成短跑名将。
一边看着比赛,我又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真命天妃,例行翻看列表。
小企鹅在闪动。我天金基利,是他长华大学!
我激动得差点按错键,胡乱按一气,总算打开了对话框。
内容却让我不知所措。
“我有女朋友了,快祝福我吧。”
后面还加了一个得意的表情。
广播突然响起,“请一年级参加八百米比赛的同学到检录处检录!请一年级参加八百米比赛的同学......”
我的脑子嗡嗡作响,茫然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你怎么了?我听到检录了,你快去啊。”诗诗一脸关切地看向我重生之官屠。
“嗯。”
魂不守舍地,我扔下手机。回过神来时,人已经到了检录处,胸前和背后,被工作人员贴好了号码牌。
和其他人一起,走上了拥挤的跑道。
我喜欢阳光,温暖,美好。
可是今天烈日炎炎,我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
我听到发令枪响,我的双腿自己摆动起来,我离开了起点汪则翰,跟着大家菲利普帕特,在向前跑。
四百米的跑道,已经过了一圈,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参加比赛。不远处,我的同学们在喊加油。
我加紧了步伐,却突然呼吸困难战神冉闵,大口喘着粗气,严重的胸闷让我有想哭的冲动,但我没有。
我没觉得难过 。
我只是太久不运动了。
最后的成绩很理想,倒数第二。因为倒数第一中途放弃了。
回到班级位置的时候,碰巧跳高比赛也刚刚结束,身高一米九的班长果然拿了全校第一名,还顺便刷新了校记录,全班起立喝彩。
我一个人默默绕到班级后面。
塑胶跑道周围是一圈石板地面,再向外,是种了草坪的土地,土地中间有一潭人工湖,只是这个时节,没有了莲花。
我慢慢蹲下,直到后来干脆坐在土地上。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诗诗发现了我。
“你到底怎么了?比赛完不回去干嘛呢?刚才我就看你不对劲,你这样我着急啊,你说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蹲下来,面对面看着我。眼里有关心和着急蔡五熊,也有点生气。
“他......有女朋友了,还叫我祝福他。”我死死盯着地面,好像和眼前那株枯草有深仇大怨。
“我*!”
她骂了句脏话,别过头,沉默了。

回到座位上异界修仙成圣,我从又包里掏出手机 。
聊天页面还是那句话,像针刺,却不痛。
我可能就此永远失去他了。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从来都没拥有过啊。
“是吗徐琼霜,哈哈,恭喜恭喜戴雨诺。”
说不清到底是不是言不由衷,我总之还是带着笑意回复了这样一句客套话。
“她多高啊?”
为了刷存在感,我又欠扁地追问了这样一句。
虽然相貌平平瞿铭,可168cm的身高一直都是我的骄傲。论外貌,我也只有这一项拿得出手吧 。
“一米六。华波波
“哦哦,那你们很配哦。”
那时候真的以为自己赢了一把。因为内心自卑的人,都喜欢通过讽刺他人来提高自己,可耻而不自知。他一米七的身高,一直都是我用以嘲笑的把柄,尽管人家还生了一张颠倒是非的脸。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如果换做今天,我想我大概会礼貌一些。可是人年轻的时候,总是容易缺心眼。
最近有个很火的话题:如果穿越回从前,会对那时的自己说什么,或劝慰,或提点。而我只想说一句,周亿,你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绝版傻x。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