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苦瓜清脂减肥梁格失忆了,躺在原赤青的怀里总是梦呓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她只依稀记得,和那个男人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萌宝小说资源

梁格失忆了,躺在原赤青的怀里总是梦呓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她只依稀记得,和那个男人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萌宝小说资源
又做噩梦
午夜梁格再次从梦中醒来,开了灯,昏暗的黄灯照在梁格苍白的脸上显得格外诡异。什么情况?这第几次了舞儿签名照?梦到自己被一群外国兵杀害,还看不清楚脸,陈子湄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此刻醒来还是这么历历在目,梁格撇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药瓶子,最后一颗应该在昨晚入睡前吃完了,梁格楞了楞,又慢慢地睡了下去,之后,一夜无眠。
“梁大格!---------”林丹微的大嗓门一早就传入了梁格的耳朵。
“我在厕所...”梁格起得很早,每天早上定点的排便时间从不误时,即便是失眠,生物钟紊乱,可是排便时间还是一如既往的准。“你别进来,有事外面说。”梁格翻了翻马桶上的杂志。
“格格!主编都催了好吧!我都恢复过来了生龙活虎的,杂志的版面我交了一份又一份,而你!大旅行家!大半年了哎!一篇游记都没交,主编都急了!”
“姐,我这大半年江丰市都没出去过,你让我怎么写?”梁格面无表情的翻着杂志,“哎最新的《MQ》质量不太行啊,这写的都什么玩意儿?于恩的这篇专栏写的是小学生春游作文呐。”
“所以啊!要格格巫大神您出山啊!”林丹微好似讲到了什么心痛处,愤慨的锤着门,“格格,你不写,倒霉的是我啊,主编都下最后通牒了,要是我再说不通你,她要我提头来见,年终奖扣完,我还活不活了,谁养我啊....你倒还有原赤青可以罩着.....”话还没说完,林丹微被突然打开的厕所门给吓了一跳,差点扑进梁格的怀里。“格格...你又一晚没睡啊..”林丹微收了脸上嬉笑的表情,小胖手摸了摸梁格的脸,被梁格一掌拍掉“胖丹,我这样的状态能出去旅行写东西吗?”
“哎,那其实可以写我们之前去丹源的呀。”林丹微提了个建议,拉着梁格往楼下走去刘大卯,梁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格格、丹丹,快点来吃早饭了,赤青都快吃的差不多了。”
梁格顿了顿脚步,回头奇怪的对林丹微说了一句“你难道不记得在丹源的事情?我反正只记得我们差点死在丹源的山崖下。这种事情确定要写出来?我反正没心情写。”
“那可以写之前的事情啊,我们总有玩的开心的事情的呀。”林丹微不甘心的说道。
“你还能想起来我们开心的事情吗?”梁格望着林丹微。
“怎么不记得啊,我们去了丹源的寺庙,里面有好多那种喇嘛和尚呢,我们还捐了钱,我们还去丹源的集市上碰到了一个可爱的小男生,他还一直粘着你叫你买他的珠子。啊还有我们去了丹源的最高峰.....”梁格打断了林丹微的话,“胖丹,可是我都不记得了。”
林丹微住了嘴,小心的看着梁格,挠挠头,“不会吧...摔个崖还能把记忆给摔没了?”
“也许吧。”梁格努努嘴,“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再不下去,我妈上来抓人了释德扬。”
林丹微一听到吃的,也没想很多,拉着梁格就下了楼。
梁妈妈嗔怪的眼神看着梁格,看的梁格浑身不舒服,妈,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格格,赤青都等你那么久了,你还那么磨蹭。”
原赤青笑了笑,站了起来,帮梁格移了移椅子,“梁姨,没事的。就让格格多休息一会。”
“也就你那么宠她了,把她宠成什么样子了。”
梁格翻了翻白眼,“他乐意咯。”
林丹微受不了了,大声嚷嚷,“梁姨,我好饿,快把我的黄金狗粮端过来给我吃。”
饭桌上欢声笑语。
吃的快差不多了,梁格擦了擦嘴,看着梁妈走进了厨房,若有所思的看着林丹微,看得林丹微一阵鸡皮疙瘩,“格格,有话直说...你这样看着我瘆得慌...”
梁格压低声音,“胖丹,我们之前去丹源,有没有去过那种古镇?旅游景点的那种?”梁妈不喜欢自己提之前在丹源的事情,梁妈那段时间一下子老了很多,梁爸当时动用了自己在警队的所有资源,也才在三个月后找到了在山崖下的昏迷的女儿和林丹微。自己受伤失踪三个月,任哪对父母都承受不了,所以在家,梁格从来不提。
林丹微挠挠头,皱了邹眉,“没有啊...丹源的古镇很少吧,都是一个个的集市。当时我们定攻略的时候,也没想过去古镇的。怎么了?你是不是记起什么了?”
原赤青担忧的望着梁格,“格格,怎么了吗?”
梁格顿了顿,“哦..也没有什么,我就是经常做梦,做同一个梦,梦见我和你去一个古镇玩,然后被一群外国兵绑架杀掉了。”
林丹微噗嗤的笑了出来,“我说格格你电视剧看多了吧,你怎么做这样的梦乱七八糟的..”
“我也觉得我自己挺不靠谱的..”梁格挠了挠头,突然感受到大腿上一热,一双骨骼很好看的男士手放在了自己大腿上,梁格意味深长地瞥了眼身旁的原赤青,嘴角漫不经心的抽了一下,趁林丹微喝粥的间隙,在原赤青的大腿上拧了一把。原赤青是警察,身上肌肉练得很好,拧大腿的时候感觉都有些费力。
“赤青,你今天怎么那么早来我家,局里没事情吗?”梁格突然想到原赤青今天很早就来自己家里了。
“梁叔说最近局里没案子,给我休个假。时间不定,直到有新案子为止。”原赤青摸了摸自己板似的寸头,轻松的往椅背上靠,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梁格肩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林丹微白了一眼原赤青,“梁叔是假公济私,你可是他快过门的女婿。”
梁格恍了恍神,对于原赤青,她是矛盾的。应该说,是自己失踪回来以后,自己对于原赤青总有一丝戒备,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总有一股戾气让自己不想靠近。可是他又是自己男朋友,所以她其实相当矛盾。
梁格、原赤青、林丹微是高中同班同学。原赤青和梁格是高中老师的特别关照对象,一个爱打架整天惹是生非,一个因为天生的冷淡性子李承璁,不懂得与人相处,整天被班里女生欺负,也不还手。梁格自己也知道自己有资本,学习好,长得漂亮,所以什么东西都看不上,不屑于班里的女生为伍,除了林丹微。林丹微是个小胖子,班里的女生也爱欺负她。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梁格和林丹微在文科班重新相遇,因为没人愿意和她们坐,所以就两个不受待见的人拼坐在了一块。林丹微是个乐天派,虽然梁格对她爱理不理,但林丹微还是乐此不疲的找她说话。
梁格后来问过林丹微,“班里人都不喜欢我,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说话,我也不想和你说话。”“我也不受待见啊,我们同病相怜,不过我觉得你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坏,我其实蛮喜欢你,不知道为什么。”林丹微的话让梁格第一次有了想交朋友的冲动。
原赤青一直觉得梁格这个女生很有味道,但是她不屑一顾的眼神又让他很恼火。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梁格甩了班里一个女生一个耳光,让他觉得很有意思,原因是那个女生说林丹微是肥猪。他忘不了那个阴冷的眼神,“你再说一遍,我让你成为案板上的猪。”
后来的一切一切就顺其自然了,他被吸引了,他喜欢梁格。听说了梁格爸爸是公安局的刑侦队长,他想着考警察,最后考上了。他听说梁格喜欢金毛,自己打工赚钱买了一只,取名叫爱格送给了梁格。他的一切他的所有都围着梁格在转,他好像为了梁格而活。梁格大学快毕业的时候答应了他的追求。
梁格的思绪被林丹微打断,“格格,我快来不及上班了,我得先走了,你的稿子别忘了啊...”林丹微急匆匆的喝完最后一口粥,准备拿起大衣就跑。
原赤青叫住了林丹微,“胖妹,等会,我送你去吧,正巧我和梁格也有事情出去。”
梁格奇怪地看了原赤青一眼,“我们什么...”
林丹微抓住了前面的重点,抢先一步说道,“原赤青那赶快啊,别磨蹭了。”
梁格将信将疑拿了沙发上的衣服,跟着原赤青出去了。快走到车门前,她抓住了原赤青的胳膊,“你搞什么呢,什么事啊?”
原赤青咧了咧嘴巴,小小的酒窝深深的露了出来,他舌头抵了抵牙后槽,坏笑着在梁格耳边说道,“去我家。有东西想你了。”
梁格被原赤青撩的后背痒痒的,但她瞬间敛了神色,白了原赤青一眼,“德行。”说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楔子二 奇怪的老人
送完林丹微,梁格跟着原赤青回到了他自己的公寓。
原赤青是个孤儿,他说他是被一个丹源人收养的。
丹源是江丰市临近的一个小国家。江丰市靠近边境,但是基本上没出过大的乱子。或者说,底下的纷争基本不会牵扯到无辜的群众,除非是不可避免。所以江丰市的警察有时候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是两个国家,没有闹出很大的国际争端,都是私下便解决了。但是丹源是一个人口迁移的国家,人种复杂,政治格局、宗教信仰也较为多变。梁格被梁爸告诫过很多次,能不去丹源玩就不去,太复杂了,怕受到安全威胁。当然梁格没有听梁爸的话,这不去了丹源还是出事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赤青,你都没和我说过你爷爷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梁格看着原赤青,随口问道。
原赤青的开锁的手顿了顿,“他啊..居无定所,经常神龙不见尾的。常年不在家,到处玩。”
梁格来了兴趣,“老人家还那么有活力啊。”
原赤青开了门进去,换了鞋,边换边说,“是啊,相当有活力,有时候我都觉得他不是个老人。”
“怎么说?”梁格跟着换鞋。
“哎,我也说不清楚农门医香,反正性格挺奇怪的,但对我很好,听说我交了女朋友还挺高兴,叫我对你好一点。”
梁格还想问点什么,就被原赤青一把抱了起来。梁格没反应过来,一声惊叫,顺手抱住了原赤青的头,“你干嘛臭流氓!”
“臭流氓想干你。”原赤青咬上了梁格的嘴唇。他喜欢梁格的唇,晶莹剔透的,特别喜欢咬。原赤青迫不及待的去褪去了梁格的大衣,又去拉里面连衣裙的拉链绝色丞相。
梁格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赶紧止住了原赤青的手,“你停下。”原赤青的手停下了,狐疑的盯着梁格,没有说话。梁格望着原赤青,突然有点愧疚,自己一惊一乍的,这都多少次了,做到半途就停下,这对原赤青不公平。
“我们继续吧。”梁格抱着原赤青,嘴唇覆了上去。撇去心里的不舒服,梁格和原赤青做了一场爱。当然最后原赤青很开心,毕竟好久没有和梁格一起做了,自从梁格从丹源回来了以后,整个人更加冷了,每次提出做爱的要求,要么就直接拒绝,要么半路梁格就让自己停下,自己这大半年不知道洗了多少个冷水澡,这次终于成功做一次,原赤青整个人都舒坦了,平常警觉的他这次连开门声都没听见。
梁格在沙发上刚戴上胸罩,就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确切说是一个高大的外国老人。
“啊!......”梁格连忙拿起旁边的衣服挡在自己胸前,尖着嗓子喊道,“赤青!!!原赤青!!!有变态!!!”
“哪呢!哪呢!”原赤青边穿着裤子边从厕所蹦跶出来,往门口望去,“爷爷?你怎么回来了?”
梁格有点懵逼,爷爷?什么情况?这个爷爷为什么看到自己没穿衣服还这么镇定自若,梁格心里极度不舒服,声音顿时冷了下来“原赤青。”
原赤青看见梁格拿着衣服脸色铁青到极致,忍不住哆嗦的咽了个口水,忙转头对那个高大的外国老人说,“老爷子,你先进去,等会找你。”
外国老人没有看梁格,径直地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原赤青挠挠头,这老家伙怎么偏在这时候回来,他又转头看梁格,梁格已经穿好了衣服,但是神色还是不怎么高兴。
“格格,我也不知道我家老爷子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往年这个时候他都在丹源的。”原赤青连忙解释道。
“你家老爷子还是个白人?”梁格觉得有点好笑,丹源的白色人种其实不多,她之前准备去丹源之前有做过工作,丹源的白人不多,而且基本都是亡命之徒,多为雇佣兵,所以在丹源,尽量绕着白人走。
“是啊,他年轻的时候是个雇佣兵呢,后来受了伤,没法做了,就弃武从文了。”
“弃武从文?”
“嗯。他写传记。但是不展出,他只高价卖给一些私人收藏家,而且不准展出。而且他也不给我看。”原赤青其实也知道不多,他有时候也奇怪,老爷子写的传记能卖那么高?他也问过,里面写了什么,老爷子闭口不说,后来他也释然了,反正老爷子赚了钱也是养他的。
梁格奇怪的抬起了头,“不给你看?难道他写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原赤青摇摇头,“不知道,反正他说,他写传记是怕他脑子里的东西忘掉。哎不说这个了,格格,我爷爷人挺好的,而且我就他一个亲人了,你多担待点啊。他就是不怎么爱说话,其他都挺好的。”
梁格看着带着祈求眼神的原赤青,点了点头。
卧室门开了。
原赤青喊了声爷爷,梁格紧跟着抬起头与外国老人对视了,原赤青说的没错,看他的眼睛其实不像个年迈的老人,眼神很冷法网情天,很空,但是看到梁格的时候,梁格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亮了一下,但很快又被他掩饰的很好。这样的感觉,让梁格很不舒服。
梁格心里突然觉得沉甸甸的,脱口而出,“can you speak Chinese?”
原赤青和老人都定住了,前者看智障一样看着梁格,而后者,眼眸渐深,而后,沉沉的回了一句:“yes。”
第一章 小Evan
诡异的寂静。
原赤青打破了这一尴尬的局面,“咳咳,大家坐下来聊。”原赤青拉着梁格起身去了饭厅,紧接着,外国老人跟着走了过去。
坐在饭桌前,还是一顿尴尬,原赤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其实有点懵。老爷子虽然经常不打招呼就回来给他惊吓,但没这次惊吓,还被梁格碰到了,还惹得梁格不太高兴。
“额..那个,格格他是我爷爷...他这次回来也没和我打招呼...我发誓我真不知道!”原赤青举着双手发誓。
梁格撇了一眼原赤青,嗤笑了一声,“好啦,没事。”她又重新打量这个外国老头,深蓝色的眼眸,鼻梁高挺,眼窝凹陷,典型的高加索人种,要不是脸上的皱纹太过于明显,光看着着他的眼神,不属于他年龄的一种光亮。甚至可以说,年轻?
原赤青捅了捅外国老人的胳膊,又瞥了眼梁格,试探地说道,“爷爷。你介绍下你自己呗?”
“我叫Evan。”又是沉沉的音色,但让梁格听得鸡皮疙瘩起来了。“我是赤青的爷爷,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叫我Evan。”
梁格点点头,“您是高加索那边的人吗?”
Evan点点头。原赤青却兴奋了,“哇格格这你都看出来了。”
梁格顿了顿,是啊,这都看出来了。但是自己怎么看出来的啊?
“我印象里高加索的人种都是你爷爷这样的。”
梁格注意到Evan的喉咙一直隐隐在滚动,她皱了皱眉,但还是忍住没说出来。梁格不喜欢这个老人,这是她所能肯定的。这个老人给她的感觉并不好,她能感觉到这个老人在隐忍,但不知道在隐忍什么。
Evan站了起来,沉沉地说了句,“我就回来拿个东西,过几天回丹源了。”原赤青听了Evan的话,皱起了眉,“你怎么那么快又回去了?”
Evan回头看着原赤青,“你确定要我待在这当你俩的电灯泡?”
原赤青撇了撇嘴,“额,那还是不了吧。您注意安全呗,丹源最近好像不太平。”
Evan摆摆手,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没有任何动静。
梁格看着原赤青摇了摇头,“你爷爷一直这么酷的啊?”
原赤青笑了一声,轻轻拧了拧梁格的脸蛋,“怎么?喜欢我家老爷子啊?我家老爷子确实很酷,但是我比他更酷啊。”
梁格白了他一眼,“嘁.....”
梁格和原赤青简单收拾一下,准备出门吃中饭。出门之前梁格拉住原赤青的袖子,“爷爷怎么办?”原赤青看了眼卧室门,继续换鞋,“我爷爷自己会解决的。不用担心。”
梁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卧室门,跟着原赤青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卧室门打开了,Evan走了出来。满是皱纹的脸没有任何的表情,他走到了客厅的落地镜面前,裸着的上身依旧有着条理的肌肉纹理,但全是一条条陈旧的伤痕,有鞭痕,有弹痕,还有新的一些刀伤,但已经在慢慢结痂。他静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圈一圈缠着手上的绷带。渐渐地,脸上的皱纹慢慢地减退,眼神慢慢不再浑浊,但是更加阴冷。镜中出现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俊美的面孔,薄唇微微颤抖李帅西,喃喃自语道,“铃一,你又回来了。”
Evan拉了窗帘,客厅瞬间暗了不少,他打开了墙上的廊灯。暗黄色的灯光照在了客厅角落的垃圾桶上,Evan闭上眼闻了闻,满足地吸了一口气,“有你的味道。”走近垃圾桶黄勇深,他弯腰拿出了垃圾桶里的东西--一个被用过的避孕套。
Evan一直盯着套子看,突然狠狠捏紧了它,仿佛要把它撕碎。又突然放松了下来,随手又扔进了垃圾桶。
Evan慢慢走进卫生间,用消毒剂洗了手,抬起头又望向镜中的自己,这张脸,单纯无害,他似乎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胆大的声音,“can you speak Chinese?”“那我们聊聊?我们聊聊人生大义?你为你的国家来我们国家杀人,你觉得你很伟大吗?”Evan面无表情地笑了一声苦瓜清脂减肥,自言自语道,“梁格...很高兴..又见到了你。”
回到了客厅,Evan躺在了刚刚梁格和原赤青欢爱的沙发上,闻着残存的香味,属于梁格的味道。他又俯下身子,从皮靴中抽出一副刀片,他捏着刀片,往自己的胸前划了一道又一道,鲜血缓缓流下,他用纸巾擦了擦血迹,不一会,脚下便有了一堆。
Evan慢慢闭上了眼,又喃喃自语着,“梁格...我很羡慕....他拥有了你。”
在不知不觉中,小Evan又变成了老Evan。似乎更老了一点。
不知道睡了多久,Evan起了身,拿起脚下的一堆血纸扔进了垃圾桶。回卧室穿了衣服后,Evan拿着垃圾袋出了门。
原赤青带着梁格出门简单吃了个饭,梁格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清了清嗓子,看着正吃着饭的原赤青叫了一声,“赤青。”
原赤青鼓着嘴巴抬起了头,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梁格被他这幅样子逗笑了,“你先咽下去。”
看着原赤青咽下了饭,梁格继续说道,“你和我说说你和你爷爷的事呗。你怎么会被他收养?你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原赤青不正经的笑了笑,“怎么,调查户口啊,想嫁给我了啊?”
梁格总是被他不正经的话搞得很无语,敛了神色,“不说算了。”
看到梁格瞬间变了脸色,原赤青赶忙讨饶,“哎哟小祖宗我说还不行啊,真怕了你了。”原赤青最怕梁格生气,一生气可以和他大半个月不说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挺窝囊的,怎么就经常被梁格牵着鼻子走,可是他又乐此不疲。
“我以前呢,被我家老爷子领养之前都是在丹源华人福利院长大的,十二岁吧大概,有一天福利院院长和我说,有个外国人想要领养我,我挺纳闷的说实话,一个老外干嘛领养我啊,但又听说他蛮有钱,我想着以后不用和别的小孩着抢东西吃,我还觉着还挺好,就同意了。”梁格有些讶异,之前这些他都没和自己说过,她不知道以前的原赤青是这样的童年,她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脸。原赤青有些害羞,抓着梁格的手亲了亲,“没事啦,以前我也过的不差的。后来跟着老爷子回到了这边,他让我再江丰市上了学。老爷子不经常在身边,他基本都在丹源,偶尔回来一次,给了我一张银行卡,我也联系不到他,反正银行卡里没钱他会打进来,可以说我过得衣食无忧。”原赤青顿了顿,想了一会又说道,“不过我上高中的时候回来过一次,回来住的时间还蛮久,他的传记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写了。”
梁格听了后,沉默了好久,“你作为警察,你没调查过他吗?”
原赤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还真调查过,我家老爷子神秘啊李亦非图片,调查不出来东西,只知道他在丹源有永久居留权,有过雇佣兵经历,其他没啦。”
梁格点点头,还想问点什么,一个电话进来,林丹微的电话,她按了接听,“格格,你回杂志社一趟呗!主编找你。”“那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她说她请不动你,她还说有事找你,你快点回来一趟呗。”“行。吃完回来一趟”梁格挂了电话,原赤青听见了电话的内容,连忙扒了几口饭,“走吧,我送你过去,反正等会没事,我也回警局找人唠唠嗑。”
第二章 又去丹源
MQ杂志社
“什么?去丹源?”梁格和林丹微同时叫了出来。梁格皱了皱眉,“主编,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主编安可打断了梁格的话,摆了摆手,“梁格,我知道你的情况,但你也得往前看不是吗?虽然你在丹源出过意外,但是只是意外,这次我已经和大使馆的人联系好了,他们会照顾你。这次的事情是任务,国家文化局要做一个中外文化交流,首先要做一个文化宣传片,然后国家就想到你这座大神啊,指明要你去啊,这是你的荣耀啊。”安可扶了扶厚重的镜框,无比激动地说道。
“是你指明让我上的吧马赛飞。”梁格没好气的说道。
林丹微罕见地和梁格站在统一战线,“主编,不止梁格啊,我也不想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这傻逼地方给我留下可大的阴影了呢,你看我还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口,喏你看。”林丹微举起她的小胖手,伸在了安可的面前。
林丹微的左手中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一道很长的伤口,手背和手掌都有相同的伤口,像被什么东西撕开又合拢一般,虽然已经痊愈,伤口也慢慢淡化,但是还是能看出来。
安可无视了她的肥手,“一个礼拜后出发。梁格你要是同意的话,年薪翻两倍,年终奖翻两倍,杂志社跟你签署自由合作合同,不会再催你什么时候交游记。凭你心情,你想什么时候旅游什么时候交稿都随你。林丹微你要是同意的话,晋升职位,做宣传部组长,只升不降,月薪翻两倍,年终奖翻两倍。”
林丹微咽了咽口水,偷偷在梁格耳朵说道,“哇靠,主编这次下血本啊,真特么诱人。”
梁格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林丹微,“我日,听得我都动摇了。”
“怎么样?”安可的镜片仿佛闪过一丝精光。
“我同意。”林丹微毫不犹豫道。梁格无语地看了这小胖妹一眼。
“梁格呢?”
“我还要再考虑,我爸妈可能不会同意。”梁格实话实说道。一想到梁妈的那副样子,她就有点头疼。
“行,那三天后给我答复。”
走出办公室,梁格跟着林丹微去了茶水间,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于恩走了进来,梁格瞥了一眼,继续喝水,没有理她。
于恩看似好笑的对着梁格说道,“梁格,听说你又要去鬼门关了啊?你不是刚回来吗?”
林丹微一听急了,“于恩,你胡说八道什么,嘴巴怎么那么臭啊你!”
于恩摸了摸自己的大波浪卷发,玩着自己的发梢,笑着继续说道,“嘁,我说错了么?那么长时间不回来,可不就去了一趟鬼门关吗?我觉得你MQ也不要再待了,拿着钱也不干事呢,丢不丢人?”
“我觉得挺丢人的,MQ在我调养的这段时间让你写我的专栏,你也不看看那个销量,跌了多少,写个游记你当写小学生游记呐?所以,主编叫我回来拯救销量了啊。”梁格放下手中的纸杯,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个臭女表子!”于恩画着浓妆的脸瞬间扭曲,扬起手就呼了过来但还是被梁格率先一步抓住了手腕,同时另一只手拿起纸杯把剩下的水泼在了于恩的脸上。
“你干什么梁格!你竟然敢泼我!”
梁格狠狠甩下于恩的手,“我替你洗洗嘴巴。”把纸杯扔进垃圾桶后,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林丹微眼冒星星地跟了出去,留下于恩一人在里面干跺脚。
原赤青送完梁格后,回了趟局里,赶巧了,局里好像很忙的样子。
“咋了?”原赤青随手抓了正忙里忙外的大刘。
“头儿,边境出了一起枪支走私案。听说双方还交了火,对方杀了一个警察。”
“你们怎么不通知我?”原赤青皱了眉,还想问点什么断喉剑,被走过来的梁正叫住了。
原赤青向梁正敬了一个礼,“梁局。”
梁正摆摆手,示意大刘先走,“是我叫大刘不要找你的,你前段日子忙了连环杀人案想让你好好休息的。”
“可队伍需要我啊,我随时待命。”原赤青严肃地说道。
梁正拍拍他的肩膀,“这次可不同一般的走私案啊。”
“什么情况你和我说说。”
“丹源政府想要保这批人。丹源可以合法持有枪支你是知道的,但是他们从我们这边运枪支,还没找出卖枪支的人,我估计着是我们这边的人,不是丹源人。而且过关的时候,他们拒绝检查,和边境警察起了火,一个警察死了,对方死了三个。”
原赤青意识到事情比较严重,“为什么要保这批人。”
梁正少有的沉重,“丹源那边的人说这批人里是有政府保护的人。具体的他们没透露。所以我这次想亲自出面交涉。”
“梁局,我也去,我要求归队!”
梁正望着面前的认真的男人,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啊...这次去丹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可能是一场持久战呢,你让梁格怎么办啊。我就一个女儿,你让她在家空守闺房啊。”
原赤青挠挠头,“格格会理解我的,而且我经常在她面前晃悠她还嫌我烦呢。”
“行吧,那你归队吧。”
“是!梁局!”原赤青兴奋地又敬了一个礼。
今天的江丰市格外燥热,初春的太阳早已毒辣,刺眼的阳光照着梁格有点睁不开眼,过马路的时候因挡了下阳光,差点被车撞上,一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梁格,梁格惊魂未定,抬头正想说声谢谢,Evan深邃的眼睛撞进梁格的视线里。
“爷爷。”梁格脱口而出,突然又想到他让自己叫他Evan但已来不及。梁格悄悄吐了吐舌头,Evan注意到了,不经意地,弯了弯嘴角。
“以后看着点路。”Evan放开了梁格。
“哦好的。”
两个人相顾无言地过了马路,梁格想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便想了话题说道,“Evan,听说你在丹源生活很久。”
Evan点点头,梁格撇撇嘴,真的是好尴尬啊,都不说话,一个字都施舍不得贤士榜。她紧接着听着Evan说道,“你在丹源出过意外?”
梁格有些惊讶他会知道这件事,不过转念一想,原赤青个急性子肯定和他家老爷子说了。“是啊,本来是去丹源采风写游记,我是一个自由旅行家。后来么旅游途中出意外了,我和我朋友被人发现在山崖下。听说失踪了三个月。”
Evan奇怪的问道,“听说失踪了三个月?”
梁格无奈的点点头,“是啊,我记不得了,我在丹源的事情我都记不得了,醒过来就在医院了,我失踪的时间竟然过了三个月,你说奇不奇怪...倒是我朋友在丹源玩的事情都记得..我是一点都没印象了...”
Evan若有所思,“原来只过了三个月..”
梁格没听清楚说什么,“你说什么?”
Evan摇摇头,说没什么。“和赤青相处怎么样?”
梁格一听他问起原赤青,皱了皱眉头,早上和原赤青做过爱的身体隐隐抗拒着,不自觉地有些反胃。但她还是静下心,平稳的说道,“挺好的。”
Evan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梁格偷偷打量着Evan,和他相处感觉没有和长者说话的压力,他没有长者的威严,但是又很有压力。她想,Evan年轻的时候应该长得很好看吧,虽然现在老了,但是五官的俊美还是能看出来的。
到了分岔路口,爱格摇着尾巴已经在巷子口等着了梁格了。梁格脸上不自觉地浮现了笑容,“爱格。过来。”梁格蹲下来,爱格扑进了梁格了怀抱。梁格宠溺的摸了摸爱格的头,淡漠的表情有了一丝的温暖。Evan看着一人一狗,有些怔楞。梁格好一会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个大活人站着,连忙拉着爱格起开,爱格不爱生人靠近,会吠。可奇怪的是,爱格这次不同往日,反常的没有吠,还亲热的冲着Evan叫了几声。梁格很讶异,她看着Evan蹲下身子摸了摸爱格,说了一句梁格不懂的话,但能听出来是丹源本土语。说完,爱格亲热的又叫了一声,好似听懂了。梁格更奇怪了,“你说了什么?爱格不爱亲近生人的...你们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Evan久违地露出了笑容,“可能有缘吧。”他并没有回答梁格前一个问题。梁格也没在意。
第三章 我忘不掉自己濒临死亡的感觉
梁格看着天色渐晚,拉着爱格对Evan说,“天色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Evan点点头,便想道声再见就回家,哪知爱格突然咬着Evan的腿不放,咬着Evan的腿往梁格家方向拖,梁格和Evan都有些讶异,爱格奇怪的行为让梁格无所适从,有些无奈道,“要不你去我家吃顿饭吧。”
Evan慢慢跟在梁格后面,梁格感觉到背后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但她没有回头看,这个老人真的很奇怪,自己没理由的就排斥。
走到家门口,看到梁爸的车停在外面,梁格的心突然轻松了起来。
“爸,你回家啦。”梁格开了门,在房中寻找梁正的身影。梁正从客厅起身,看着自己女儿向自己走来,正要露出笑容,看到女儿后面跟着的高大的身影,脸上表情有些迷茫,梁格看着自己父亲的视线在自己后方,她往后看去,Evan淡淡看着梁正,没有说话。
梁格差点忘了这茬,拉着梁爸的介绍道,“爸,这是Evan,赤青的爷爷。”梁正与Evan互相点头示意。警察的敏锐让梁正觉得这个老人有些古怪。
热闹的厨房静了下来,原赤青穿着围裙,端着菜出来,看见Evan在,不免吃惊。
“路上碰到。”Evan好似明白原赤青想要问什么,便先开口回答。
梁妈从厨房出来,看见了又新来了客人,招呼着大家坐下。
梁正和原赤青相互看了一眼,梁正清清嗓子,“湘美。过两天,我得出趟任务。”
梁妈好似听见一件平常事,夹了一口菜,“去哪啊,哪又出事情了劳烦你这个警察局长亲自去?”
“丹源。”
梁妈夹菜的手停了下来,没好气地说道,“又去那个鬼地方干什么。”
原赤青连忙和事佬上场,“梁姨,你不要这样想呀,丹源其实也不是太乱,你说是吧爷爷。”原赤青使了个眼色给Evan。
Evan没想到原赤青叫了自己,一时有点懵,所幸很快反应过来,“我是丹源人,丹源也不是哪个地方都乱。看哪个地区了。市中心和江丰市没什么区别。”
梁妈放下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亲家公啊,我和你说,我家梁格在那出过意外,孩他爸为了找她也半条命快没了,我这心脏啊承受不起。”
梁格听到亲家公这三个字,不小心呛了嘴,直咳嗽。原赤青倒蛮乐意听,笑着给梁格拍拍背。
梁格待身体舒服些,沉下一口气,低声说了一句,“我这礼拜也得去丹源一趟...”
梁妈彻底怒了,“你们存心想气死我吧。”狠狠撂下筷子,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
“主编给我的任务。说是国家文化局要做中外文化交流,要拍宣传片。国家的任务,那我也不好推。”
“不行,你不准去,你想让你妈死第二次吗。”
梁格撇撇嘴,没有再说话。
一顿饭吃完,看梁妈心情还是没有好转,原赤青带着Evan就早早的离开了。
梁正坐在沙发上沉思,梁格想着和自己母亲没法交流,还是和自己父亲好好讲自己的想法。
“爸。”梁正抬头,对梁格笑笑,拍拍沙发示意梁格坐下。
“格格,我觉得你身体还没好全,我也不建议你去。你妈妈也是担心你。”
梁格点点头,示意她明白,随即又淡淡说道,“爸,你知道我一直失眠吧。自从丹源回来以后。”
梁正摸了摸梁格的头发,点点头。
“我没有和你们说过,我失眠是因为我一直做噩梦。我梦到我和胖丹去了一个古镇被一群外国兵绑架杀掉了。”
梁正的表情瞬间凝重,“继续说。”
梁格深吸一口气,“我相信这不是梦,我相信。那感觉太真实了。我忘不掉自己濒临死亡的感觉。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我也觉得不可思议,那是一个和这边差不多的地方血色赌石,是一个旅游景点。可是我问过胖丹,胖丹说我们去丹源没去过古镇。但是,她除去我们失踪的事情不记得了以外,其他事情都记得。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这里面肯定透着古怪。”
梁正静静地望着面前的女孩,除了拍拍她肩膀,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梁格虽然是他的女儿,可是他更多的时候是看不透她,梁格性子淡,可是又很固执,有些事情或许真的需要她自己去解决。
梁格和主编打电话说自己准备去了。主编当然很高兴,就开始帮着去给梁格和林丹微准备签证了。
梁格躺在床上,望着顶灯,脑子里其实很乱,很多事情理不清楚。但是必须要理清楚,失眠的感觉太难受了,她不想要继续下去了张文美。林丹微这次也和她一块去,或许冥冥之中在牵引着她们走向真相吧。
又是一夜无眠。
Evan和原赤青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一个长得英气逼人,一个虽然老去,但是异国的英俊脸庞却不减。回头率也是相当高。原赤青从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用手挡着火点了一支烟。“给我一支。”原赤青看了一眼Evan,“你不是戒了吗。”“突然想抽。”
“Evan。”原赤青吸了一口烟,慢慢又吐了一层眼圈,冷冷地叫了一声。
“边境交火,是不是你的人。”
Evan笑了笑,“怎么?”
原赤青特别恨Evan这幅无所谓的样子,“你特么私下弄这些我睁只眼闭只眼,但这次死人了!”
“所以呢。”
“把人交出来。”
“如果我不交呢。”Evan低头看着烟灰慢慢落下地。
“那到时候两国争起来双方不好看。”
“无所谓。”
“铃一。”原赤青突然叫了一声。
Evan突然变了脸色,镇定的神色有了一丝裂缝,眯了眯眼。“小孩长大了啊。”
原赤青嗤笑一声,弹了弹烟灰,凉凉地说道,“我一直把你当亲人当兄弟。但是你要是给我乱来,破坏我原则,我也不客气的。尤其是对梁格。”
Evan看向原赤青没有说话,随即又听到原赤青继续说道,“你要是拿梁格来威胁我关于这次边境走私案的事情,没门。”
“果然还是小孩啊。”一支烟燃尽,Evan笑着摇摇头。
原赤青又回到了之前的嬉笑状态,一边手搭上Evan的肩,另一只手锤上Evan的胸膛“哎我们两个人就不要故作矜持了,你还真把自己当爷了啊。”
Evan的脸抽了一下,原赤青立马停了下来,“你是不是又拿刀弄伤自己了?我说你至于么,你身体转换的时候其实没感觉的,你干嘛多此一举?”
Evan摇摇头,“这样我好受些。”
原赤青对Evan很无奈,“哎,搞不懂你这怪人。走,回去吧,我把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赤青,谢了晋红娟。”Evan少有的说了句谢谢让原赤青鸡皮疙瘩都起了。
“行了行了,我叫你爷还不成么,那么肉麻怕了你了。”
街道上起了风,人们不自觉的都缩了缩脖子。林丹微出门想买个夜宵,走进全家,看见在收银台结账的原赤青,“嘿。原赤青”林丹微打了声招呼,原赤青望向声音来源处,摆摆手,“胖妹那么晚出来干嘛啊。”林丹微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对着原赤青拍了拍。
“饿了。”
原赤青无奈的摇摇头,“胖妹,再吃下去不得了了。”
林丹微给了他一记白眼,“你管我啊。我想吃就吃。”
“行行行,姑奶奶,你要吃什么自己去拿,哥哥我请你。”
林丹微一听,跑向货架,边跑边喊道,“你自己说.....”还没说完,迎面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撞得林丹微都会倒退好几步。林丹微正想破口大骂,突然停住,“哇哦...老爷爷你很帅啊.....”原赤青看向两人,无奈揪住林丹微的衣领往后一提,“哎哎哎胖妹,你撞了我家老爷子我要讹你钱了。钱交出来...”
“原赤青你开什么玩笑..让老娘赔你...”林丹微突然打住,狐疑地看向Evan,“你说,他是你爷爷?”又转头看向原赤青,“你们不像啊...”
“和你解释不清楚...他就是我家老爷子,你到底买不买,不买老子走了。”原赤青一向最烦林丹微的喋喋不休,“买买买...你等会...”
林丹微从货架上拿了一个饭一盒寿司递给原赤青。
“哇靠,胖妹你晚上都吃那么多....”原赤青边嘟囔边付钱。
林丹微重新打量着Evan,眼熟。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请加微信号:961652582
获取更多章节内容!
【小说非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