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贪睡状师洪涛山下觅古迹 连载丨文物“王魔”——王继声之桑干河边访名胜-1度

洪涛山下觅古迹 连载丨文物“王魔”——王继声之桑干河边访名胜-1度



三十六
桑干河边访名胜
洪涛山下觅古迹

农历正月,塞北的人们还沉浸在年节的余音之中。天还没有转暖,寒流肆虐。跑出跑外的,不过是些“屁股之上有三把火”的小孩子而已。
桑干河冰封无迹,一片茫茫。洪涛山在朔风中“索索”而立,肃穆而庄重贪睡状师。
王继声从崇福寺出来,直奔神头而去。空旷的田野里,除了王继声还是王继声,大新正月里,人们正忙着请人坐席,哪有空儿出村疯跑?
王继声来到了西神头,是想看一看这里的一处名胜。此处名胜为“?水”,《水经注》里记载,?水也作治水,后人治学不严,讹为濕水,位置在雁门废县西北处,也就是在西神头。
烈烈寒风吹在王继声身上,一片冰冷。但王继声心不在此。他的思想已经飞到了遥远的时空里。“?水,古名?水,亦名卢沟河,今名永定河。北魏,叫?逭水,即桑干水乔乔纳斯。隋叫汇源泉。唐叫**泉。元叫小黄河。(其)俗名神头的海子,桑干河源也。这个水的历史很长了,自有史以来,即有人来游此水……”
极目四望,只见四下里雪原晶莹,反射着刺目的寒光。王继声想来,夏日的?水滔滔东流,绵延不绝,其精致一定十分壮观。继而又想,古之为名胜,不过是达官显贵,名流绅士游山玩水的所在,现在,新中国成立了,“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正利用此水,兴建各项事业,为民造福”,那是多么欣欣向荣的事儿啊!
王继声从西神头下来,走进司马泊。司马泊这个村庄是很有名的,传说这里是尉迟恭擒海马的地方。这里也有一处名胜,叫金龙池。王继声早就耳闻过这则故事,其记录如下:“(金龙)池址在唐鄂国公庙前的东南角,约亩数大。后魏以来,相传池有二龙,一*一黄,每逢天阴就出来害田,一晚连吃带踩农妇小日子,糟蹋两顷多,民苦无法。这时尉迟恭恰好在王家圐圙西的务农庄,给王员外耘田官路鸿途,因他力大,就选他去擒,某日回时马拼命入池,尉迟恭擒马力竭,抱池边柳树才擒了,柳为之左旋,名左扭柳。民国初,干柳树尚存,村民至今能确指其地。池水清澈月凌情,游鱼可数,白鸭浮沉出没两岸,至此地,令人神爽。另外,中国古代,马长八尺者,叫龙。”
之后的日子里,为了纪念尉迟恭为民除害的壮举,朔县人在金龙池这里修建了鄂国公庙。王继声走进国公庙,看到如下情景:“(国公庙)庙址,司马泊。正殿面宽三间,进深四椽,门前有廊,神像残破,仅剩头部。壁画艺术一般,从史实看狼吞虎咽造句,很重要。过殿疲塌,乐楼坍倒,山门尚存。围墙会房,日伪时拆。各个碑记载尉迟恭事迹很详。院则规矩,坐西向东。蒙绥人形容国公庙,如在水上漂,像一只船,这意味着国公庙景趣之佳。”在其后的考查之中,王继声发现,在全朔县一共有四个国公庙,他将这些都作了详细的记录:“全县国公庙有四个:(一处)在司马泊国公庙,创建不知始于何年,只载重修于明弘治辛亥岁。(二处)在马邑城东楼上,废。(三处)在朔县城内,明朱柏川*府。后改察院,清康熙时期,亦设察院,后撤消。到雍正时,汪嗣圣怕废了,改建唐鄂国公庙,即文化馆院是也。三空大门蜘蛛鸡,阅览室,尤其当年物。(四处)在公之故里,下木角,废。全县四处国公庙,现在只存司马泊一处。四处之国公像,惟独公故里像是黄色,其余三处,则是黑色,原因不明。”
“明朝隆庆元年,岭南人蒙昭,撰重修司马泊国公庙碑记载,正殿三间,耳房六间,东西廊房六间,二门两间,山门三间,墙六四丈一尺。”由此可见其明时规模。
王继声绕着金龙池转了好大一圈,将国公庙欣赏了好一阵子,哪里还有什么寒气?倒觉得身上汗津津一片,他为这样雄浑的建筑而倾倒,为这一方厚重的历史文化而沉醉。
王继声被金龙池所倾迷,因为这里好像不是冬天,金龙池里的水在寒冬里并没有上冻,反而清澈见底,水面如镜,倒映着洪涛之山,浅底之鱼影布池底凡人真仙路,成群的野鸭、鹤、鹳、大白天鹅等水鸟游弋着,心情至极;周围岸上百草荒芜,想来夏天这里定是芳草茵茵、百花斗艳、柳垂金线、桃杏丹霞。整个金龙池氤氲一片,云蒸霞蔚,水雾缭绕,置身其中,恍若仙境。再看那遍布的泉眼,突突地翻滚着,就像锅里的水开了一般,很是壮观。原来,这里的水不是一般的水,而是华北最大的岩溶泉群。除了金龙池还有五花泉、三泉湾、黄道泉、与龙泉和莲花池等,泉水涌出自西向东,汇合而流,四季不断,最后注入官厅水库,是北京人民重要的生活用水水源。
后来,神头泉成了秀丽的风景区,被人冠之以“塞上西湖”的美称。
王继声漫步于金龙池边,发出一声声赞叹。
忽而遇见一位老人,正挎着一个箩头拾粪而来。王继声打声招呼,说:“正月里也忙着拾粪啊?”
“人勤春来早嘛。”老人笑呵呵地说,“听你这口音,不是本了人啊!你来这里干什么?”
王继声把自己考查文物古迹的事情说了一遍。老人一听,放下箩头,抚着雪白的胡须,说:“这里的文物古迹还真不少,你要是不嫌我手迟脚慢,倒是可以跟你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
王继声喜不自胜,连连道谢。村里人不兴这个,老人说:“谢啥哩,真是没味哩!”说完,领着王继声四处转悠开了。
顺着金龙池不远仙家小媳妇,王继声见到一处所在,四围环水,遗迹犹存。
“这里原来有一座寺院,叫水围寺,也叫龙泉寺。”老人说,“这就是水围寺的遗址。你看它四面都给水包围着,神奇不神奇?”
王继声就想起来了,年下自己在家查阅了好多有关神头的资料,里面就提到了水围寺呢!水围寺建于唐末,明弘治年间重修。相传寺中和尚拐骗良家妇女,污秽佛门圣地,最后被官府放火烧毁。
王继声想象着水围寺当年的辉煌,在后来整理资料的时候不禁写道:“龙泉寺,亦水围寺。寺址在司马泊村内,唐鄂国公庙西北,匾上写‘水月如来’。四面皆水,中构栏,若曲榭回廊,雅号胜地。”又猛地记起金人元好问曾有诗云:“登高都说龙山好,以此龙泉是胜游。”心想,元好问说的莫非就是此处?他自然也想到了水围寺的不幸结局,对那些为非作歹的花尚痛恨不已。
老人不知道王继声在想什么,说:“要不是那些花和尚祸害良家妇女,这水围寺也就免除那把火难了。”
王继声听了这些,心下唏嘘不已。世事沧桑,总有遗憾存在。
“听说水围寺里有好多精美的佛像,可惜后来不知道都哪里去了。”老人也是连声叹息,“不过,我听说这金龙池里曾有一尊石菩萨,村里人怕有什么报应,就把石菩萨捞了上来……”
“什么?还有一尊石菩萨?”王继声眼睛顿时一亮,仿佛长夜里见到一抹光亮,看见一堆柴火,激动地叫了起来,“在哪里?石菩萨在哪里?”
老人几乎被王继声吓了一跳,说:“你这人真是性急,听我慢慢说嘛!石菩萨嘛,就在那边的龙王庙里。”
原来,在水围寺遗址西北角不远处就有一座龙王庙。
王继声听了,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就像做了一件十分劳苦的体力活九转灵葫,说:“谢天谢地,总算还有些存物啊!”
1955年,王继声领着人到司马泊再次勘查,确系那尊石菩萨是从水围寺附近水域打捞而出,为了妥善保管,于是将其搬运到崇福寺。这也是后话,此处稍提。
就在两人四处观看的当儿,远处跑来一个戴着虎头饰品小帽的毛头小子,大声喊着“爷爷吃饭,爷爷吃饭”。王继声抬头一看,哦,不知不觉,日头已近中天,看来中午时分已到,午饭正香呢!老人热情地邀请王继声到家里作客,王继声也不客气,跟随老者一同回了家,路上,王继声说:“老人家,吃过饭还得带我四处走走啊!”
三八 桑干河边访名胜 洪涛山下觅古迹(下)
神头镇自古繁华,是朔县一片文明之地,其情其景哪里是三两天头就可以考查完的?因王继声跟司马泊老人熟识了,干脆在人家家里住了下来,打着排场在司马泊一带寻访古迹文物。反正已经出来了,吃住在人家,免不了留些钱来报答。老人好客,嘱咐他不必多心,既然能顶冒雪来司马泊一趟,就好好地看上一番。又说自己年龄大了,不便四处走动,不过他的儿子也可以做向导,保准让客人高兴而来,满意而去。说得王继声心里热乎乎的。
王继声跟着热心老人的儿子一路转遍了司马泊。在这里,王继声找到了司马泊新石器遗址。“此遗址,对研究祖国新石器时期文化很重要。灰彩绳兰纹陶都有。东西一五零公尺,南北二五零公尺。位于村西北的麻子港(原文如此,可能是‘巷’字),西南的南果园,村东的东坡上……”
热心老人的儿子嘴更多,一路上跟王继声讲了好多关于尉恭的传说。王继声知道,好多文物或古迹与传说息息相关,这个东西,王继声乐意听,没准能从这些传说当中会什么宝贝呢严立恒!
“神头镇好多地方与尉迟恭有关呢!”那人说,“国公庙你去过了惠博慈,金龙池你看过了,麻花柳你也知道在哪儿了,可你听说过马跳庄吗?”
王继声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人于是认真地讲起了有关尉迟恭的故事……
后来,王继声回到崇福寺,将这些故事也一并做了整理,当然,与尉迟恭相关的故事流传甚广,天南海北各处都有,不论那人讲到哪里,王继声都将其做了详细的记录:“尉迟恭石窑。窑址,今平鲁县上下木角两村之中,有窑一眼,是三间。现在只剩一间。传说:系尉迟恭石窑。”“上马石、下马石。上下马石,即上下刘家窑,传言:尉迟恭骑马时,曾在这两村上下过马。”“马晒沟。沟址,平鲁西二十华里,相信尉迟恭晒马此沟。”“三跳涧,即马跳庄。传言:尉迟恭骑马至此,沟水前横,马一跃而跳者三。”“破碌碡,系一村名,传说,唐尉迟恭拿钢鞭在此村,破过碌碡,故名。”“……”
热心人跟王继声讲了很多,却还有好多话说不完:“这里的故事多得就像牛毛,一年半载怕也讲不完啊!”
“有没有什么历史名人呢?”
“有啊!崔进士就是一个。”
“崔进士?什么朝代的人?赵敏芬
“听老人们讲,崔进士好像是元朝人。正直,有骨头,跟那时候的奸臣阿——阿——”热心人“阿”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有说出个名字来。“反正是一个阿什么斗智斗勇,厉害着呢!”
王继声一听元朝的“阿什么”,立刻就明白了,这人一定是元时大权奸“阿哈马”。
据史书记载,阿哈马是回族人。中统三年(即公元1263年)世祖命其领中书左右部,诸路都转运使,集财、政大权于一身。其为人狡诈善辩,阳奉阴违,打着为国理财的幌子,搜刮民财、侵占民田、卖官鬻爵、滥用刑法,使得全国百姓流离失所、民怨沸腾。阿哈马在位日久、广结私党。有大臣如秦长卿等上书揭发其罪状而被害死于狱中,因与其意见不同而受到迫害的官员不计其数,阿合马的倒行逆施令朝中百官不寒而栗。
阿哈马长期推行增加赋税的政策,刘秉忠曾上书指出:“这是残民而自利。”张文谦也几次上书要求,减免赋税,藏富于民。忠臣们反对私蓄奴隶、侵占农田的言论,引起阿哈马的极度不满。
阿哈马打着为国理财的幌子,遇事想绕开中书省直接报于朝廷。张文谦说:“为国理财可以,但不能专擅,遇事不让中书知道太没道理,这些事难道都让皇帝亲自处理?”世祖闻之曰:“文谦所言是也。”肯定了文谦的意见麦克毕比,引得阿哈马妒火中烧,几次找茬报复,但文谦不为所动。
阿哈马为广集私财,收全国铁器而由官方铸成农器,然后以高于市价十几倍价格卖于农民,并滥印钞票,发往各省道,引得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张文谦当着阿哈马的面儿说这是“干政害民”。并在世祖面前庭辩,“极论罢之”。
公元1278年张文谦任御史中丞,阿哈马怕御史台发现其不法行为,以经费紧张为名奏请撤消各道按察司,以便撤掉御史台下属机构,架空御史台。张文谦据理力争,终使各道按察司撤销一年后才又恢复。
东平路御史程思廉,云中人。曾弹劾阿哈马,被下狱,阿哈马死党巧言构陷欲置其于死地。由于程史廉未下狱前处事得当,奸人就连“莫须有”的罪名也难以冠之,再加上张文谦的暗中保护得以幸免。事后,程史廉被张文谦提拔到河南、河北道任按察史。张文谦“为人刚明简重,凡所陈于上,前莫非尧舜仁义之道,数忤权幸,而是非得失一不以经意”。在这一忠奸之战中,司马泊村的崔进士崔斌也不畏权势,冒着被权奸陷害的危险,毅然上书弹劾阿哈马。
阿哈马一意孤行,天怒人怨,终于爆发了以枢密院副使张易(紫金学院五杰之一)和益都千户王著等人计诛阿哈马的事件。阿哈马最终落了个家产被抄、子侄被杀、掘尸街头、任狗撕咬的结局。在大批忠良之臣与阿哈马进行了长期殊死斗争,直到阿哈马作奸被诛的过程中,崔进士功不可没。
“没想到崔进士就是你们村人啊?快快告诉我,这里有没有留下与他相关的古迹?”
“当然有了。这里有崔进士曾经住过的堡子。走,咱们去看看。”
王继声跟了热心人往村南走去。王继声看到残迹之处有一对石狮,虽位移不正,但气势仍存,仿佛对天诉说着主人当年的慷慨之事……
王继声抚今追昔,不胜长叹,想着崔进士当年勇斗权奸,死生未料,不想其堡只落得两只石狮空寂日月,悲哉痛哉……
春日时短,不觉间日落西山。天气寒冷,热心人挽留王继声夜宿,劝他考查神头古物遗迹不可仓促,也许个把月也没准头。
王继声见对方言辞恳切,盛情难却,也就住下了。没想到这里一住数日,获得了丰富的考查成果。
(未完待续……)

作者
徐永红,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滋润乡官地人,小学教师,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教育,爱好文学,2000年开始创作,在《故事会》上发表笑话一则,是为处女之作。《儿童文学时尚版》发表《鲜妍的心事》;《故事大王》上发表《较量》和《子虚国颂奖》等。《语文报》《作文大王》发表稿件若干。参与吉林人民出版社编写《三字经》《孟子》等,参与《语文报》社编写小学生作文指导……
2012年,开始尝试长篇童话的创作,同年创作了童话《小鹅可可》(现代出版社出版),深深地表达了自己对于鹅类以及其它动物生存现状的同情和担忧。
2016年,创作了长篇童话《萤火虫的歌》(大连出版社)。
小小信念:沉浸在文字的流里,便拥有了充实生活。
(责编:付建慧)
A
编者按
1度,打造原创情感故事,碰撞经典影视影评,倾吐喜怒哀乐心情,直抒小诗美文情怀!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分享你的芬芳馥雅!
邮箱:15135077472@163.com
微信号:ywdq0901 fjh87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