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6陈明真解放日记穿越醒来,竟发现陌生男人在探我的身体……-精挑细选小说

穿越醒来,竟发现陌生男人在探我的身体……-精挑细选小说

穿越!竟成废柴
眼前的视线一片模糊,宋雪凌只觉得浑身忽冷忽热,难受极了,耳畔传来嗡嗡作响的声音,却怎么也听不真切。
“大哥,这小娘们儿就是宋家的那个废柴梦寐以求造句?”模糊间,一个猥琐的声音从近处传来,掺杂在脑海里的噪音中,让尚未完全清醒的宋雪凌眉头皱得更紧。
“可不是嘛,什么武力都没有,听说连身子都弱的不行,”另一个声音跟着响起,同样的让人生厌,“啧,不过小娘们儿这张脸倒是长得俊俏,真是我见犹怜呐。”
“嘿嘿,今个儿咱们兄弟俩可要有福了……”先前那声音更加猥琐了,不知他做了什么,突然被另一人打了一巴掌,顿时哀嚎一声,“哎呦,大哥你打我作甚?我就是想摸摸,又不干别的。”
“给我老实点儿,那位可是说了,待会儿她就会带人过来,到时候咱们才能动手。”被唤大哥的人冷声告诫,只是他自个儿的声音里却也是难掩猥琐之气。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天衣无缝造句,宋雪凌的神智已经渐渐清醒,但她并未睁开眼睛,黄定宇一来,她此刻周身万分不适,十分难受;二来,她也想从这两人口中探查出自己此刻的处境。
这两人在言语上如此羞辱她,她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但这并不急在一时,对付敌人,她向来很有耐心。
宋家的废柴沙拉丁?她宋雪凌五岁觉醒精神异能,八岁修习控心术,十三岁便能操纵傀儡,十八岁时已无人能够抵抗她的灵魂操控,若非最后在不经意间被最亲近之人背叛,她又怎么会命丧黄泉?
宋雪凌转念一转,顿时反应过来,这两人口中的“宋家的废柴”,说得应该并不是她这个已死之人,可若是如此,她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且她可以清晰感应到,这房间里只有三个人的气息,绝无旁人了。
思绪纷飞间,一个念头猛地闪过,难不成她这是……穿越了?
饶是前世经历过无数血雨腥风早已铁石心肠的宋雪凌,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仍是忍不住呼吸一滞,眉心轻跳悠闲大唐。
幸好那两人并未注意到这一点,正时不时往屋外看上一眼,仿佛在等什么人。
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宋雪凌不禁暗暗屏气凝神,穿越这种事她倒是不怎么介怀,毕竟前世她已算走到人生巅峰,陈明真解放日记纵然遭人背叛,更多的也是对自己识人不清的懊恼。
如果一切可以重头,对宋雪凌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若这穿越得来的身子是个废物,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向受人仰视的宋雪凌,可不想体会一把仰视别人的滋味儿,所以当她从这具身子的脑海中探查出少许精神力的存在时,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几不可查的弧度。
虽说这身子确实太弱了些,精神力也几近于零,但这对宋雪凌来说都不算问题,有了前世的经验,以及她对精神力炉火纯青的操控,她很自信可以在这一世重新攀上前世的高度,甚至更高,毕竟她的时间还很长呢。
“大哥,我好想听到外头有动静了,是不是那个人带人来了?”
“是不是你不会去院子门口看看?这难道还要我教你不成?!”
“嘿嘿,我这不是想多看这小娘儿……哎呦,大哥你别动手啊,我去还不成吗?”
那人万分不舍地离开猪蝶,不多时便急匆匆地回来了,语气里难掩一股子叫人生厌的兴奋劲儿:“大哥,真是有人来了,咱们现在总能动手了吧?”
“你小子怎么这么猴急?不过既然来人了,那就动手吧,先把她的衣裳脱了,不过可别脱光了,把里衣给她留着。”
“哎,大哥您在一旁歇着,这种事我来做就成,”得了准许,这人忙不迭地应了一声,立刻往宋雪凌身前凑,整个身子都快贴着宋雪凌了,嘴里还不住地嘟囔着,“大哥,你说那人奇不奇怪,既然是要咱们败坏这小娘们儿的名声,怎么不让咱们实打实地干一场呐男生爱的学府?”
“闭上你的臭嘴,那些人已经快到院子跟前了,你手脚给我利索些。”
“我这不是……”这人正解着宋雪凌的腰带,无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声音顿时戛然而止,连手上的动作都跟着停了下来。
意外!精神控制
被叫大哥的正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蓝爱子,片刻后才转过头来,便见小弟正维持着刚刚的姿势站着,一动不动的:“你小子又想整出什么幺蛾子呢?要是不会给人脱衣裳,就给我退到一边去,我自己来!”
“是。”被这么一说,他还真就乖乖地支起了身子,动作略显缓慢地往后退了一两步。
大哥狐疑地瞥了小弟一眼,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因为外头的人马上就要进来了,根本没有时间多想,直接把小弟推到一边,自己凑了上去。
他的动作显然比小弟利索多了,几下便把宋雪凌的衣带解开了。
“大哥,”身后的小弟在这时候突然开了口,语调缓慢而平板,“你看看这小娘们儿是不是快醒了?”
大哥的动作比思维更快,下意识地抬头往宋雪凌的脸上看去,下一瞬他便如方才的小弟一般,整个人都僵住了。
宋雪凌的双眸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一双黝黑的眸子仿佛深潭一般,静谧中泛着点点涟漪,甚至还闪烁着淡淡的令人目眩的神采。
在这双眸子的注视下,大哥的双眼已经渐渐失去焦虑,最后只剩下茫然。
“你们……”宋雪凌在利用精神力控制住这两人后,本想先问清楚他们的目的和主使人,谁知刚开口便从窗口的缝隙看到有人推开了虚掩的院门,一群人呼啦啦地走了进来,只得临时改变主意,“你们马上离开这里,决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们,之后自行了结,用你们最喜欢的杀人方式。如果没杀过人的话,那便留自己一条小命吧。”
“是。”大哥和小弟茫茫然地点头应是,对于“自行了结”这四个字没有任何该有的反应,接着便转头去寻找不会被人发现的出口去了。
而此时屋外那群人也已经站定,为首的是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贵妇人,以及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你确定雪凌就在这院子里吗?”贵妇人,也就是宋雪凌父亲的继室宋夫人,将小院扫视一圈康金利,语带威严地开口问道。
她身旁的宋雪柔咬了咬唇,娇嫩的脸上写满担忧:“女儿也不敢确定,只是方才女儿与三妹妹分开的时候,她就在这附近,而这里又只有这一处院落,所以……”
话虽没说完,但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是说她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那便进去瞧瞧吧。”宋夫人点点头,往身后瞥了一眼,一直紧跟其后的侍从便要上前去开门,却被宋雪柔拦住了。
“母亲,女儿方才与三妹妹分开时,她瞧着似乎有些精神不济,说不得她此时便正在屋中休息呢,”宋雪柔小心翼翼地看了宋夫人一眼,提议道,“不如让女儿先进去瞧瞧,也好叫三妹妹稍作准备,省得在诸位夫人小姐面前失态,母亲以为如何?”
宋夫人别有深意地看了宋雪柔一眼,几乎将对方看得心虚,最后却只微微点头:“如此你便先进去瞧瞧吧。”
宋雪柔暗自松了口气,带着婢女往正屋走去,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眼中闪过一抹怨毒,宋雪凌,过了今日,你便是人人唾弃的轻浮贱人,看你还怎么和我抢男人!
快到门口的时候,宋雪柔故意放慢脚步,给身侧的婢女绿茹使了个眼色,虽说这房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她精心安排的,但身为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她可不想脏了自己的眼睛。
绿茹会意,忙往前赶了两步,正要伸手推开房门,谁知房门竟“吱呀”一声,被人从里头拉开了。
抱歉!让你失望
“姐姐可算是来了,妹妹已经在此等候好一会儿了,我还以为姐姐是把我给忘了呢。”宋雪凌其实并不认得这人是谁,但听她刚刚称呼原主为“三妹妹”,那这一声“姐姐”便应该不会叫错。
宋雪柔压根儿没料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一时间完全愣住了,半点回应都没有。
宋雪凌便顺势往院中扫了一眼,面上顿时露出诧异之色:“这是怎么了?怎么母亲也跟着一道过来了?还有诸位夫人、小姐们,你们怎么也……”
“是雪柔说你方才似乎有些身子不适,我便过来瞧瞧,诸位夫人也都是出于关心,才跟着一道过来了傅斯铭。”宋夫人扫了仍未回神的宋雪柔一眼,声音平淡地解释道特灵娜。
宋雪凌心中冷笑连连,这些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分明只是为了看热闹罢了,却还要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实在是可笑。
不过面上,宋雪凌则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多谢母亲和诸位夫人挂心,雪凌方才只是稍有些头疼,现在已经无碍了。”
宋雪柔这时候已回过神来,先是怨恨地看了宋雪凌一眼,而后不死心地往屋子里望过去,本就未做什么布置的房间一目了然,除了那张软榻别无他物,根本没有半个人影可寻,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安排的那两个***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本以为今日定然能叫宋雪凌身败名裂,却没料到最后竟会是这样的结果,宋雪柔简直快被气疯了!
“姐姐在看什么呢?难不成这屋中还藏着什么宝物不成?”宋雪凌琉璃般的目光淡淡扫过宋雪柔因懊恼而微微发红的脸庞,今日这仇她可是原原本本地记下了。
宋雪柔咬了咬牙,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没什么,既然三妹妹无事了宇文念,那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也好,只是我身子虽已经无碍,但仍觉得有些疲乏,恐怕不能继续陪姐姐了。”宋雪凌虽然看起来十分镇定,但心中却有些没底儿,眼下她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晓,自然不敢贸然行动。
宋雪柔没有接这话,而是转头看向宋夫人,宋夫人淡淡点头:“既然如此,你便先回马车里去吧。”
说完,她便直接和诸位夫人们一同转身往院外走去,再没看宋雪凌一眼。
“是,母亲。”宋雪凌此时还不知晓这位宋夫人并非身子原主的亲生母亲,因而心中有些疑惑这人对待自己的态度。
无论是刚刚,还是现在,这人对待自己的态度,都不像是一个母亲在对待自己的女儿。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宋雪凌微微歪头,把目光落在了宋雪柔的身上:“姐姐,今日可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呢。”
这话让宋雪柔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知为何,刚刚宋雪凌看她的那一眼,竟让她莫名地感到一丝恐惧和心慌:“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我……我先过去母亲那边了!”
说完这话,宋雪柔几乎是落荒而逃,宋雪凌冷冷看着她的背影消失,独自站了片刻,正要随便找个人带她过去马车那边,却突然感觉到院中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是谁在那里!”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轻狂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