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黑色星期天故事梦见和女神过夜,醒来后才发现竟是真的....-爬书小说

梦见和女神过夜,醒来后才发现竟是真的....-爬书小说


“源杰,你把那个穷鬼处理好了么?我可不想到时候我跟你在一起,还要被别人说闲话。”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衣着艳丽的青春女孩一脸亲昵的挽着身边的男孩,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娇生惯养的娇气。
“放心吧,已经处理好了,再说了,别人要说肯定也是会要说她,哪里会说你?她跟你可是半点可比性都没有。”
听到程雪嫣这样的话,被程雪嫣称为源杰的男孩笑着拥着她的肩,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似的,说话间亲昵的凑到她的耳边,带着几分邪气的在她耳边轻轻吹气。
“咯咯,别闹,这可是在大街上呢。”源杰的举动逗弄得程雪嫣咯咯直笑,然而她明明里自已享受得不得了,可是却还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装模作样的推搡着源杰。
源杰看着,眼里染着笑意,知道她最爱玩的就是这种把戏,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孙婉莹,也不管这里是不是在大街上。
“好了好了,你看,好多人都在看着我们呢……”话虽然是这么说着,可是那说话的语气中,却没有听出来半点不好意思的味道。
“管他们做什么?他们是在嫉妒我找了一个你这么好的女朋友……”他轻笑,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的,一张口尽是一些酥心入骨,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
“哪是,我比起你那穷鬼前女友流若寒情,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话说到这里,程雪嫣一脸嗔怪的伸出手指戳了戳源杰的胸膛:“记住,我跟你在一起,是你的荣幸,以后要好好对我,不准背叛我,知道吗?”
那近乎恩赐的高傲语气,那高高在上的模样,就好像她在聊天的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一个跟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她却起了玩心,看上了他而买回来的宠物一样,在这里训导着他,要他以后好好的伺奉她这个主人。
“当然,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会舍得背叛你呢。”在程雪嫣说到‘我跟你在一起,是你的荣幸’的时候,那种高高在上的口吻,让源杰的眼里不易察觉的流露出来几分厌恶,却是下一秒,一脸深情的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个吻,温柔深情的好像就算是为了她,他去死都甘愿。
“好了鬼谷尸经,今天是你的生日,走吧,去给你买生日礼物……”话说着,她的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先去换一身衣服吧,我给你准备了生日派对,换一身气派高档一点的衣服,现在这些,太寒碜了,到时候我那些朋友们会取笑我的……”
“都听你的……”心里虽然对程雪嫣说出来的话有些不悦,但是源杰还是装出一副对她百依百顺的样子,任由她挽着他的走,走进那一间间放在他以前,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高档的品牌服装店。
“这衣服不错……”
试衣镜前,源杰任由着导购小姐替他整理着衣服,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已。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价格,这一整套下来,比你那穷鬼前女友打一年工的工资还要多呢。”满是得意高傲的语气,她走上前,打量了一下换上新衣服的源杰,似乎也是对他的这一身衣服比较满意,拿出信用卡,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的递到一旁的导购小姐面前:“这一套我都要了……”
“好的。”
“谢谢亲爱的……”眼看着程雪嫣出手这么爽快,还有一旁的导购小姐那讨好谄媚,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过大声,态度好得不得了的样子大大的满足了源杰的虚荣心,在那导购小姐走了之后,他温柔的在女孩脸颊上落下一吻。
“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不合适。”
还没来得及退开身,一道再熟悉不过的泛着冷漠的声音传来,源杰身子一僵,原本满脸的笑容也都跟着僵在了脸上。
“晴涵……”转过身,源杰一脸的错愕:“你怎么来了?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在说话的时候,源杰的眼神闪躲,不敢直视着凌晴涵。
“你不是说已经处理好了吗?怎么这个穷鬼还来找你!”
话说着,程雪嫣一脸讽刺不屑的拿眼神打量了凌晴涵一眼,随即接着开口。
“真不知道穿成这个样子,是怎么有这个勇气走进这家店的。”一句话说完,程雪嫣高高的昂着脑袋蔡宗建,那模样像极了一只高傲的孔雀。
“雪嫣,你别这样,毕竟是我对不起她在先的……”
原本源杰在看到凌晴涵的时候就有些不知所措,现在听到程雪嫣这样的话,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他想要试图阻制程雪嫣,又不敢太过大声的跟她说话,或者去吼她,只能够小声的喊着,又尴尬的看向一边站在那里的凌晴涵。
“什么你对不起她在先在后的?你看看她这样子,丑成这样,也得亏得她有这个勇气出来见人……”
她鄙夷的看了一眼凌晴涵黄培云,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嘲讽的看着她:“你该不会是知道源杰和我在一起了,不甘心就这样分手,想要过来要点分手费吧?”
“哼,看你这穷酸样,算了。”
看着凌晴涵没有说话,程雪嫣以为自已说对了,不屑的冷笑着,随手掏出钱包,直接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到凌晴涵面前:“这卡里有五十万,足够你花了,收下它赶紧滚吧,省得站在这里让我们也跟着你丢脸黑色星期天故事林球立。”
看着程雪嫣递过来的那张银行卡,凌晴涵在心里冷笑,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冷,她抬眼,看向源杰,心里抱着最后的一丝期望开口:“你也是这个意思?”
“我……”
“源杰当然是这个意思了?你以为就你这个穷酸样,要长相没长相,要钱没钱,源杰会真心愿意跟你在一起?不过是见你可怜罢了,你……”
“闭嘴!”耳听着程雪嫣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凌晴涵忍无可忍的冷呵出声。
纵然没有像程雪嫣那样穿着满身的名牌,拿着高傲的姿态,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有钱的模样胡充华,但凌晴涵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却是硬生生的震住了程雪嫣,也让一边的源杰有些瞪目结舌。
源杰他们所在的店铺二层,楼梯的转弯处,留着一头中长发,凌角分明,俊美帅气的好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的男生正欲往楼下走,猛的一听到这一声冷呵,也是愣了愣,朝一边正在那里对着他犯花痴的导购小姐招了招手。
“那是怎么回事?”站在他的角度,一个眼神扫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凌晴涵的后脑勺,还有跟她对立的程雪嫣的源杰,他的语气冷漠,虽然是在出声寻问着,但是那语气里,却没有半点的关心。
“回子言少爷,好像是那个男生抛弃了他的前女友,跟……”
“算了算了。”那导购小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生挥手带着几分不耐烦的打断了,扫了一眼凌晴涵他们那边的方向。
从鼻孔里哼出来的一声冷哼:“看样子又是一场撒狗血的桥段,你们自已注意点,别让什么人都进来拉低我们店的素质……”他鄙夷的嘟啷了一句,随即满是不耐烦的扔下这么一句,便大步迈开就那样直接走了。
“是,子言少爷慢走。”那被耳提面命的导购小姐红着一张脸,一脸严肃紧张的在那里应是,眼看着莫子言走了,更是冲着莫子言离开的方向,弯腰九十度,行了一个大礼。
直等到莫子言离开,她还捧着胸口,那跟个猴子屁股一样的脸色热血八路,也是半点都没有变。
“晴涵,对不起,我,我真的没有办法再继续跟你在一起了,我爱雪嫣,而且,我也能够感受到雪嫣对我的那种炽热,直白的爱绿茸线蛇,可是你……”话说到这里,源杰突然之间停顿了下来。
眼角的余光看到许多人往他们这边偏目,源杰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心里一着急,就直接从程雪嫣手里拿过了那张银行卡塞到凌晴涵的手里,语气急急的:“总之,我跟你之间是不可能的了,雪嫣给你的这些钱你就收下吧,少打几份工,这里面的钱够你好好生活的了……”
看着源杰塞在自已手里的那张薄薄的银行卡,凌晴涵看着看着,心里一阵泛酸,可是她的脸上,眼里,却是相反的流露出诡异的笑意孙健康。
“原本我以为,你出身农村,本性善良,会跟其他人不一样,现在看来……”
她拿着那张银行卡,白皙好看的手指挟着它,在手里把玩着,那看着源杰和程雪嫣两个人的眼神也是一脸的玩味。
“现在看来,我以前真的是被翔糊了眼晴,竟然会看上你这个杂碎。”
“这些钱还是留给你们自已吧,因为我怕,到时候你们会穷得连棺材本都没有……”
她冷笑着,高仰着头,修长的手指挟着那张薄薄的银行卡片直接甩到程雪嫣的身上,那轻蔑,嘲讽,不屑的眼神,纵然是隔着厚厚的镜片,也能够让源杰他们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高傲的转身,凌晴涵没有半点失恋者的落魄,也没有半点输于程雪嫣,反倒是如同一个高傲的女王一般,将原本盛气凌人的程雪嫣狠狠的踩到了脚地下。
眼看着凌晴涵那样气势凌人的离开,程雪嫣感觉非常莫名奇妙的同时,心里也是一阵窝火。
她本来就看不惯凌晴涵那副明明里半毛钱都没有,穷得跟乞丐一样,却老是爱装出一副冷艳清高的样子,高高在上得好像她多么高贵一样黄少岑,在她的眼里,凌晴涵这种人就是不知道自已有几斤几两的分量,整天到头就只知道装。
原本还以为借着这次机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穿得那么寒碜,她可以趁机好好的羞辱她一番,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让她好好的看清楚她自已的身份,别以后有事没事就装出一副清高的模样,把自已看得多么重要,让她认清楚她自已,她凌晴涵在她程雪嫣面前就是那最低贱的泥而已。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被她摆了一道,所有的面子都丢尽了。
“我说了让你处理好你那个穷鬼前女友双生侦探,现在好了,我所有的脸面都被她给丢尽了。”越想心里越气,像是泄愤似的,程雪嫣一脚踩在源杰的脚上。
“啊……”细细的高跟鞋根在他的脚背上狠狠的碾压着,让源杰整张脸痛得扭曲了。
“小姐,您要的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还有,这里是高档的服装店,还有其他客人在选购衣服,可不可以……”
那最先得到了莫子言的教导的导购小姐扬着一脸的温柔笑容,客气而礼貌的说了一通之后,最后导入正题,最后的一句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那句话的尾音,伴随着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很清楚的让程雪嫣知道理解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呵呵……”一听导购小姐这话,原本气势汹汹,张牙舞爪的程雪嫣一抚头发,当下变成了一副优雅高贵,温顺可人的模样。
“当然,你也看到了,本小姐本身就是一个很有素质的人,都怪那些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人来扰乱了购物的好心情……”
一句话说完,伴随而来的是程雪嫣自以为最优雅,最高贵,最有教养的,属于她程雪嫣独家的程雪嫣式蒙娜丽莎的微笑。
那异常做作的样子看得那导购小姐嘴角一抽,很多话想要吐糟,可是都只能够挤着一脸的微笑点头。
“雪嫣,雪嫣,这件事情不能够怪我啊,我已经跟她提出分手了,真的,很直接的告诉了她来着……”
忍住痛,一边抱着被踩的那只脚,一边生怕程雪嫣生气,急急的想要解释的源杰走到程雪嫣身边,一个没注意,那说话的声音喊得整个卖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程雪嫣脸上蒙娜丽莎式的微笑顿时僵住,手里拿着的包包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源杰身上砸了过去k1264。
导购小姐在一边看得无语,跟一边的的另外两个导购小姐使了一个眼神,最终一同,温柔有礼,十分客气的将程雪嫣和源杰一同‘送’了出去。
卖场外面,莫子言从某个高档品牌墨镜的专卖店走了出来,手里提着印有那个墨镜品牌的LOGO的购物袋走了出来。
而另一边,从卖场出来的凌晴涵,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原本在面对程雪嫣他们的时候那副无所谓,气势凌人的模样,高贵强大的女王气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原本就不怎么清晰的厚重的镜片上被蒙上了一层水气,她高昂着头,明明都已经要看不清前方的路了,却依旧还是那样直冲冲的走着。
一直走一直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那好像根本不管前方有什么东西,好像整个脑袋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样,只知道往前冲,只知道快步走,走回家,走回那个属于她的小天地。
好像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回家,回家,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让人恶心的地方……
“真是的版纳鱼螈,李叔现在是越来越不准时了,到底是年纪大了……”
莫子言站在那墨镜专卖店的门口,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之后,语气颇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一条腿迈出来,不耐烦的正准备去打车。
然而,他才不过是刚刚走到街上,正欲招手喊车呢,手才不过是刚刚抬起来,一道猛力的力道击过来把他整个人往旁边一推,他一个没提防,整个的就被推倒在了地上。
“嘶……”夏日炙炙,莫子言穿着短袖,现在被这么一推,手肘撑在地上,整个的在地上一磨,那种刺痛的感觉让莫子言皱起了眉的同时,火气也跟着蹭的一下跑了上来。
“谁啊,有没有长眼睛啊!”
他低吼着,一手扯过把他推倒在地上的那个人,正欲发飚,入眼第一眼看到那副厚重的眼镜,镜片朦胧得连眼晴都看不清楚,还有那一个土到掉渣的大马尾发型,莫子言脸上的表情一僵,接着便像是触及到了什么超级恶心的东西一样,把原本还扯在手里的凌晴涵扔都扔不赢。
“恩哼。高明婷
在刚刚被绊下去的时候,凌晴涵的脚也跟着扭伤了,手肘上也跟着磨破了皮,原本被莫子言扯起来的时候,她就有些吃痛,现在被莫子言这样毫不客气的重重的扔回地上,受伤的地方又再度的伤了一次。
一声吃痛的闷哼,凌晴涵秀气的眉都快要皱到一起去了。
“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的原始人吗?搞什么……”
满是不耐烦的烦闷的碎了一句,看着摔倒在地上从刚一开始就没有出声的那个人,又瞄到了一边他原本打算用来送礼而特意订购的限量版墨镜现在整个盒子已经被抛了出来,盒子里装着的墨镜也掉了出来,墨镜好像被人踩了一脚,好好的墨镜镜片早就已经四分五裂。
“啊,真是的……”莫子言气得想打人,一扬手,就在他正打算好好的惩治一下这个莫名奇妙的出现,莫名奇妙的弄坏了他好不容易订购到手的墨镜的人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凌晴涵微垂下去的脑袋。
要是放在平时,按照他一惯的爆脾气,肯定早就已经一拳头打下去了,可是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看着眼前的人,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落在他眼里,却让他下不去手。
“shit!”莫子言盯着凌晴涵看了许久,最终那扬起的手还是没有落下去,像是有些在气自已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没用了,又像是还在那里没法消气似的,一脚将脚旁边的原本拿来装墨镜的盒子狠狠一脚踢开。
那盒子被他一脚踢出去,好死不死的正好撞上了凌晴涵的脚,砸得凌晴涵又是一阵刺痛,然而莫子言却早就没有去注意那些,只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顶,心情烦闷火大的招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留下凌晴涵一个人那样坐在地上,隔着厚重的眼镜片,看着地上那些碎开的墨镜片,抬起撑在地上的手,细嫩白皙的手心里一片血红,她却只是愣愣的看着,没有喊痛。
“小姐,你没事吧?”旁边路过的好心的路人看着凌晴涵跌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狼狈样子,好心的走过来寻问着凌晴涵,然而凌晴涵却没有回声,只是愣愣的看着手心里的那一片血红。
看着看着,她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对旁边的好心人的寻问充耳不闻,反倒越笑越大声。
“小……小姐,你需不需要去医院啊?”那好心人先是被凌晴涵的那笑声笑得一愣罗氏鲜,看着她坐在那里,没有听到她的回话,又不敢轻易的去伸手动她。
直到最后,眼看着凌晴涵那笑容越看越不正常,笑得她心里一阵发毛,弄得她害怕的只能够赶紧离开。
“难道是个疯子吗?或许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路过的路人嘀咕的声音传进凌晴涵的耳朵,短暂的放纵过后,凌晴涵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还有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站起身,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个购物袋的LOGO,那只没有受伤的脚狠狠的踩了上去,随即,一如刚才面对程雪嫣的时候一样,高贵冷艳的离开那里。
她被那些碎开的墨镜伤了的手,手上的伤口,时不时的有血液滴落下来,染进水泥地面的街道上,混合着灰尘,瞬间被干燥的地面吸收,就一如她此刻的心一样,在被伤了之后,痛痛快快的为自已的有眼无珠放纵了一次之后,慢慢的开始愈合,等到伤口彻底好了之后,被时间一冲刷,又恢复了之前完完整整的模样。
她允许自已哭这么一次。
为自已的有眼无珠哭这么一次。
当凌晴涵拖着扭伤的脚一路走回她所租的那个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小出租房的时候,一辆与这个地段,这里的房子,这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的宾利停在那里,周围的租客们都跑了出来,三五围成一堆巨野广电网,一个个的都在议论着这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又或者,这个被人称作是S市的‘乞丐窝’里,实际上藏了个什么大人物?
“小姐。”
当跛着脚的凌晴涵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原本站在那辆宾利车旁边,一直在那里像是等着什么人一般,穿着高档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长相斯斯文文,那双眼里却透露着精明的人一眼看到凌晴涵,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当下浮现出笑容,朝着凌晴涵所在的地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标准礼。
而随着他这一动作,那些原本还把目光聚集在那辆对他们来说贵得离谱的豪华车上的众人当下就把目光落在了凌晴涵的身上,原本跟凌晴涵站得近的那些人都自动的退开了些,在背后小心的议论着凌晴涵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些人来这里又是来干什么,是不是为了凌晴涵。
“小姐,您刚刚去哪里了?怎么受伤了?”原本看到凌晴涵而流露出来的笑容,在看到凌晴涵手上的伤口,和她那一副狼狈的模样的时候,那人的脸色当下就变得凌厉了起来,那原本看似温润斯文的模样也带了些戾气。
“九哥,我没事。”眼看着那西装男那激动的样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好像只要她说出来是怎么回事,或者是谁伤了她的话,下一秒他就能够把那人给整死一样,颇为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
凌晴涵一副不想要提的语气,让那个被她称为九哥的人,原本欲问出口的一肚子的话都憋了回去。
“董事长让我过来接您回去,不过……”九哥又恢复了之前那让人第一眼看到他时的印象,无害得翩翩君子的模样,说话的时候又很是恭敬的向凌晴涵行了一个标准礼,随即看着凌晴涵笑了笑:“不过,我觉得您现在应该先去医院。”
九哥的态度和语气虽然一直都是恭敬得不得了,但是在说到最后那句,应该先去医院的时候,他恭敬的语气却出现了强硬的坚持。
凌晴涵无奈,早就已经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已这个样子被九哥看见,肯定是要被捉去医院的,所以当下也没有做过多的无力挣扎。
“好吧,那就麻烦九哥送我去医院包扎,然后再送我回去那个家了。”
“一点都不麻烦王富曲,九哥现在就送小姐去医院……”一听凌晴涵的话,九哥显然还有些没有料到凌晴涵今天会这么好说话,正高兴着呢,又恍惚的记起自已刚刚好像漏听了什么,当下止住了话头,抬头看着凌晴涵,有些不确定的:“小姐,刚刚您说的话曾子馀,可不可以再麻烦您说一遍望门闺秀?”